轉PO(節錄)

JT叔叔::解读病毒,艾滋病从哪里来?
 
当一个人的能量选择往性感去发展的时候,他等于已经选择了「交感神经阴实」这个东西,这是很麻烦的。而「交感神经阴实」这件事,人类免疫机能的病变,也是它表现得最露骨的舞台之一。
  
  那么,免疫机能目前最当红的病,艾滋病也算是其中的一大块哦?
  
  ——我接下来要讲的,是概略性的说法,其实不能拿去叫人人都对号入座,不可以把这样概略性的说法拿去解释全天下的case——讲这个啊,走在路上,都有点怕被同志圈的朋友打死……
 
  
  *病毒与基因都是好暧昧的存在*
  
  可能是因为学门的关系,如果各位现在从报章杂志跟西医的观点去认识病毒的话,你会知道病毒是一组基因对不对?
  
  可是,如果是搞中医的人,就会发现病毒是一种「讯息」,它是一种「什么能量」先侵入了你的身体,然后你的身体才开始组合出「有形的病毒」这个东西。它的传递不一定需要经过一般人以为的什么感染途径的,「感染病毒的过程」是不需要存在的。
 
身体敏感又学中医的人,帮感冒的人把个脉,常常对方身体上的所有症状就都过来了,你说那八秒钟病毒就可以长满全身嘛?有形的病毒,它的复制没那么快的。再敏感一点的人甚至讲个电话就可以传染了,能量、讯息场的部分是很主导的。
 
 
  
  病毒的存在,有点像是人身上有一个磁场,像录音带,把这些东西录到录音带上,这个人就变成病人了,而录音带上的磁极排列痕迹才是西医验出来叫「病毒」的东西——在中医的世界是这样看病毒的。
  
  因为中医治感冒已经「快」到一般外行人无法想象的地步了,依照「伤寒论」的房子去医感冒,一场很严重的感冒,药吃下去,二十分钟就好了,完全没病的那种好哦!实际的经验,让我们很可以相信,根本没有「病毒一只一只杀」这样的事情,医好就是一下子全身都医好了。
 
 
  
  一般我们会觉得:「感冒不是病毒吗?滤过性病毒不是混杂在人的基因里面吗?」西医说感冒是绝症,因为它不可能被驱除,跟人的基因混杂在一起的东西,除非人死掉,否则不会停止运作的嘛,只有死人是不会感冒的。
 
  
  可是,如果病毒的基因排列,本身就像是把声音录上录音带上一样,它有形的部分,可是它更有无形的部分啊——我们可以把它「消磁」啊——消磁之后,这个病毒就完全瓦解掉了。
 
  
  西方医学都做过这个实验哪:那个玻璃片还是石英片,一则放好细胞,另一侧放癌细胞,过几天,好细胞隔着玻璃片被癌细胞带坏,也变成癌细胞了——癌细胞不见得只会蔓延、增殖、吞噬,它可以直接把好细胞带坏哦——这样子的话,你就知道,原来连DNA都可以这样「隔空发劲」地来改变对方。
  
  
在目前西方医学的世界,艾滋病这个东西,是一个「悬而未决」的疾病。因为在最关键的地方,一直有一个空缺,就是:「我们无法确认这个免疫缺失的症候群是HIV病毒引起的,也无法反证它不是HIV病毒造成的。」——染了病毒而不发病的人太多了。
 
异性恋社会的人,染了病毒而不发病的特别多;而发病的人,又多半是男同志圈、吸毒者、轰趴者,好像是「某种生活形态才会与发病率高度成正比」,有没有染到病毒反而没什么相关了。变成体质归体质,病毒归病毒,因果关系极端模糊。
 
  
  这事情以科学的角度来看,就像这样,一圈「未知」。
  
  如果我们能承认这个「未知」,反应大约就会是:HIV病毒染到就染到了,是很可以淡然视之的一件事。顶多就是像「我肝不太好了,要少饮点酒,早点睡」这种程度的关心就好了。
  
  可是,一般活在「迷信」中的老百姓,可不是这样想啊!染到病毒,就觉得「我完蛋了!」的人是绝大多数。而,明明染了病毒也不见得就会发病的,当一个人这么悲观绝望地「认为」的时候,他的人生就被自己主动抢先毁掉了:
 
比如说原定的出国读书计划就取消了,或是不敢再正常地和人交往、把自己看成比非带原者更次一等的异类生物……种种的后续行为造成的人生打乱,往往比疾病本身更可怕。
 
 
. . . . . . . . . . 
  
  如果我们可以这样看待病毒或癌细胞,把它当做是一种磁场引发的共鸣现象;并且,西医界又早已坦承「艾滋病不能确定是不是病毒所引起的」的话,就会引发另外一个议题,就是:艾滋病是哪里来的?
 
 
 
 
*「虚劳」必须是「绝症」吗?*
  
  因为艾滋病是目前的疾病里,以长相来讲,非常非常接近中医说的「虚劳」的一种病。如果要提出什么例证的话,已经过世的老中医马光亚大夫,他在世的时候,就曾经把一个几乎是已经要死掉的艾滋病患者,依「虚劳」治法,医到一身病都好了,西医验不出病毒来、转阴性的程度。
  
  只是这个医案,虽然他的学生有写成论文发表,可是全世界没有人理他。
  
  其实我觉得,「没有人理他」这件事情,倒也不很奇怪。
, , , , , , , , , , , , 
 
所以虽有人在那里讲:「艾滋病中药可以医得好。」但也有人回:「如果艾滋病中药可以医得好,那为什么没有得诺贝尔奖?为什么我不知道?」
 
 
  
  所以,就算我们中医临床上看待艾滋病,已经不觉得那么难搞了;看到艾滋病患者,还是觉得很难搞。病不难搞,人难搞。
 

  
  真是受不了这群「村姑」!中药可以医,死也不信!
每天却又喝那种中医领域根本不入流的「安迪汤」喝得那么殷勤!矛盾死了。

  
  人就是那么地喜欢「被恐惧支配」!上瘾于「恐惧」!怕死,所以被「怕死的恐惧」支配喝那种「可能会有一点点效果」的「让人不怎么安心的」安迪汤;
真正更上一层楼的医术,可以把你的整个恐惧都解除掉的东西,那就完全不能接受了!

  
  没有「恐惧」这件事,对很多现代人而言,比死还要可怕。恐惧是支配地球人生活的上帝般的存在,简直是碰都不能碰一下的。
  
  前阵子郭秘书提到他的一个得到忧郁症的朋友,也在讲类似的状况。那个人,他本来是感冒,结果住医院,说是没有被医院善待,结果感冒被治成心悸、晕眩,然后,就变忧郁症了。
 
这种事,你们听了可别觉得诡异,在中医的逻辑里,这是很普通的,合情合理的事情。感冒内陷到少阴病(肾经病)时,人本来就会变成沮丧状态,再搞坏一点,就是忧郁症了。
 
疏肝的药()、补脾阳的药(桂附理中汤之类)、大补肾阳的药()、去痰药(温胆汤、柴胡龙牡汤)吃一吃,也不是多难医。
 
所以,郭秘书就跟他说:「这种的忧郁症,吃中药调理,很有希望好起来的。」可是,这个人就吼啦:「我是原本体质上就有忧郁症的因子,被这些事情挑起,才变成忧郁症的!我的医生说这没可能好的!」很用力地顶回来。一个一个都是这样,紧抓住自己的「不快乐」不放。阴实的人,果真连思考习惯也是阴实的。
  
. . . . . . . . . . . . . . .
 
*极度『性感』的主流男同志*
  
  但是,艾滋病这件事——我不敢说每一个患者都要对号入座,这样太武断——但是如果我们粗略地来看,世界上得艾滋病的,是哪两个族群。
  
  一个是真正的灾民,那是生活条件不足,身体处在折磨当中,是真正的虚劳。那样的虚劳、免疫机能低落是没话讲的,饿也饿坏了。
  
  而,另外一个得爱滋病的族群,就是「交感神经阴实」的族群:主流男同志圈。
  
. . .  . . . . . . . . . .

  现在有不少所谓艾滋病的患者,染到了,验到了,之后饮食起居都调整得不错,不到一两年,就转阴性,验不出来了,实际上也就是自己好了。
 
只是现在的西医界,不相信这种病「不是绝症」,遇到这种自己好了的例子,也会跟他谆谆告诫:「这是假象!即使验不出来,极少量的病毒还是不会凭空消失的!你并没有好!」

  
  如果要我来说,我就觉得,虚劳病,是一种「体质」,病毒只是附随于这种体质的「现象」而已。
  
  但是,以一个非常粗略的观点来说的话——在灾荒中的饥民我们姑且不论,那是真的营养不良到连抵抗力都没办法产生了——但是我们这种营养良好的文明社会,到底是怎么样变成艾滋病在流行的呢?人的体质到底是怎么变成这种「体质」的呢?(
 
因为在中医的世界,病毒这个东西,我们多多少少还是觉得它只是一种能量、讯息的状况而已。)
  
  
要我说的话,我觉得,世界上恐怕再没有比现在的男同志更追求「性感」的族群了。

  
  ——这个东西跟批评同性恋正不正当没有关系,因为刚刚我在讲这个主题的时候,已经很可以让大家听出一件事了,就是:调阴阳这件事,是不一定需要一男一女的。它只是神经的切换,它不是一定要限定为一男一女的,
 
 
核心定义的「调阴阳」,调和的是一个人自己本人的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和一般认为的「男为阳,女为阴」的定义,还是有点层级上的差异。只要可以从交感神经这边切换到副交感神经这一边,男与男、女与女,一样可以调的。当然,一男一女,会比较容易做到,身体结构上有它的便利性;可是如果知道方法和原理的话,同性之间,调阴阳的胜算还是存在的。所以什么「同性恋得艾滋病,是因为不是一男一女,所以阴阳失调!」这种浅薄粗糙的说法我就不要再说了。

  
  但是,如果有机会去观察「主流同志圈」的男同志的一天,你会发现,原来:一个「追求性感」的人,他的头脑是设定成这个样子的!

  
  当一个人,很努力地打扮、练肌肉,以性感为目标的时候,这个人的头脑就是一个被恐惧支配的头脑。在床上,以「我的性感、技巧能激得你一下子就爆浆!」为荣。
 
「性感度」会形成男同志圈食物链的「位阶」,帅的人是金字塔顶端的孔雀、凤凰;不帅的人就……有些难生活了。
 
现在的主流同志圈,长得很帅的肌肉男,遇到不如他帅的人找他搭讪,那眼神,就好像是我们台湾人看到菲佣那样。
 
 
而性行为,或许是因为胶着于交感神经的关系,射精又射精——前面就说了,一男一女之间练不成房中术,多半是男人的错;
 
现在两个男人加到一起,交感神经与交感神经一加一大于二,这件事情的自我反省能力可说是互相包庇到全盲了,全都以为射精是性的快感来源——于是性欲就愈吃愈饿,愈虚愈有,上床次数愈来愈多,上了发现爽一两次之后就习惯对方的样子了,激不起交感神经所需的「情色感」了,于是,换人,再试!
 

  
  这样的循环,不是主流同志圈的人民,就算也有,大约几个月到几年是一个周期,可是,同志圈的话,一年换两三百个床伴,也还是蛮普通的事。那么,这种往交感神经偏倾的性模式,谁比得上?速率是一般老百姓的百倍以上吔!
  
  ……

 


而只认得射精冲动和情色刺激的快感,吃得虽多,还是吃不饱,只好又用毒品之类的东西来提高快感。偏偏用毒品得到的,又不是副交感神经这边好的快感;毒品是像中药XX剂的东西,是兴奋交感神经、抽拔透支阳气来爽的东西。它造成的快感,和交感神经的射精造成的快感是同一类,一用下去,阳气就又大散而特散。
 

  
  而且毒品又会严重干扰一个人正常的性机能,用了毒品的人,对眼前的人没感觉,只对毒品的药力有感觉,「药性上来了」就想做,药性没上来,对方再可爱他也没反应。不要说调阴阳了,整台身体机器都被弄坏了。
 
 
 
XXX
  
  追求性感,连带地又会回馈到「自我形象的异常执着」这件事情上,男同志圈,「矫揉造作」的调子,是很露骨的。我说的「行规」,也就是这个圈子大家都有某种默契的通用行为模式。
  
  . . . . . . . . . . . . . . 
  
  一般说「相由心生」,个性差就可憎,个性好就可爱,这是常态;可是,所谓「性感的追求」这件事,本身就有一种「我个性不好,跟你不合也没关系,我能造出某种假象来使你喜欢我就好了!」的调调,所以会演变成一种粉饰自我形象的「演技」,在动用这种模式的时候,会和「说谎」一样,令交感神经大大增压。
  
  那么,也就说是,在与人相处、互动的时候,主流同志的交感神经,简直没有松下来休息的时候了。
  
  
  而关于「练健身」这件事情,我是这样子看待:
  
  阳气旺的人,比较难练出大块的肌肉。因为他仅一点点肉就能发出足够的力道,多余的肌肉,身体会觉得不需要,自动就化掉了。就像是武功很高的人,肌肉并不大块的。
  
  我朋友公司的一位同行业者,肌肉大块得不得了,手肘贴不着身体两侧,左手搔不着右肩的痒——都被肌肉顶出去了。
 
我看了倒是很羡慕:「大哥,你这是怎么练得呀?」他笑笑说:「重点在于『老』!过了四十岁,肌肉就会很容易练出来,随便举举重就有了。」人老气衰,肌肉反而容易长?也就是说,一定要肌肉的「质」够差,效率低,才能练得大块?那这样子的肌肉,本质上不就是个「虚」字吗?如何能够被当作是「强健阳刚」的象征物?这种肌肉,大概也得归类于「阴实」了,我说的这位大哥,年年都要闹一次肾结石,搞得痛不欲生,果然是全身这里那里都在阴实。
  
  现在街上走的那些在健身房系统用高蛋白阴实食品加猛训练制造出来的肌肉男,很多人的气色,都已是一片灰黑啦。
 
 
 
而如果要讲到心理结构问题,如果是一个本来就很享受于运动的人,顺便地身材也变得很好看,这样的人,我们会一般说他很「阳光」,并不会有所谓的「妖气」——中国人俗话说的「妖气」,在人身上,也就是「阴气」,是由交感神经所产生的一种磁场、调调;
 
真正的笑容不会有妖气,演出的笑容会有妖气;人一「造作」就会形成这个东西。一般人身上的阴气不会很明显,
 
 
但是主流同志圈的这个东西,已经覆盖到我们用肉眼都看得到的程度了,香港漫画说的「有形气劲」啊!——可是如果一个人其实也不爱运动,只是为了身材能吸引人,所以咬牙苦练……一个其实个性阴暗、身体也不健康的人,努力把自己晒黑、肌肉练大,好让「别人」觉得他很健康、阳光,这种的性感,就是演技。
 
当「身材」也是一种「不真」的「演技」的时候,交感神经主导而具象化出来的外型,一举一动之中,就会变得带有「妖气」。像我这种一向虚虚颓颓的人,如果刻意夹胸、提臀走路以示阳刚,妖气度立即大跃增。这件事不但是同志圈的问题啦,人类大约都是这样。

  
  而前面也提到过「向星星许愿」的例子了。如果我们做一件事,动机是「怕」,那就会把能量聚焦到我们「怕」的事情上面,而让那件事情具象化得更明显。像「肌肉猛男情结」这种东西,往往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怕」自己「太阴柔」、「不够有男人样」,
 
 
于是,最近这些年,这个圈子,也就多了这么一句俗谚:「肌肉练得愈大块,人反而变得愈『娘』哩!」缩减成四字成语,就是「金刚芭比」啦。
 

  
  动机是「怕」的时候,虽自以为往「阳光、阳刚」的方向拼命追求,结果却是造出了覆盖在肉身之外的妖气壳子。那个东西的阴气给人的感受,会远远大过于身材的阳刚。
 
 
 
那么前面说的,言行举止之上,覆盖了一层刻意的「演技」的时候,会不会产生妖气呢?当然也会啦。也不是光说同志啦,
演艺圈、达官名流、作家、家里的老妈……造作到一个程度以上,都会生出妖气的。
 

  
  「造作」这事情啊,记得一年前,我搬家,买新家具,我妈陪我选,我看中的是一家很便宜的仿古家具店;我们买完之后,我妈跟我说:「我总算松了一口气!幸好你没有去喜欢那些『同性恋的』家具!」我乍听之下,也呆住:「家具也有同不同性恋啊?」「我娘亲的『恐同症』原来有这么严重啊……」

  
  但是,后来稍微了解一下,也觉得:我妈说的,有道理。
  
  原来她说认为的「同性恋的家具」,就是我们一般说的「很有设计感」的家具,这种家具,比如说难坐得要死却很炫的吧台椅、或是看起来颜色很酷却让人精神无法放松的沙发之类……
 
 
这种东西,「赏味期限」是特别地短,放在家里几天之后,就让人愈看愈不顺眼了。它的功用,是能让「偶而来你家」的客人赞美,说很炫、很酷;
 
但这个家的主人本人,用起来却没什么舒服,功能等同少女心猛男同志的肌肉,只是设计师自我夸饰之心的产物罢了。
  
 . . . . . . . . . . . 
 
 

  男同志圈,普徧给他人一种「有妖气」的印象,以我个人的解读,会觉得是这样子来的,有太多东西是为了「他人的目光」而存在的。

  
  如果是搞同志自尊(GayPride)活动的人,希望不要把这个特质也算到「自尊」里头去一起争人权啊,妖气(queerness)这玩意儿,到底是蛮不健康的啦。……最近慈济的师姐们妖气也愈来愈重了,好人的亲切善良形象「扮」得过头了。哎,同志得爱滋,慈济人得癌病,动用的神经差不多,. . . . 
 
. . . . . . . . . . 
 
从这种种的行为,我们会发现,姑且不批判同性恋的正当性,纯粹以医学的角度来看这个人怎么动用他的神经系统的话,你会发现这样子过生活的方式,恐怕不管有没有那个病毒,他的免疫机能都会坏到那一步。「病毒」,不一定是「因」,说不定是「果」
 
 
噢?没有办法,已经是活在比较多压力、遮掩、谎言、逃避、妥协的模式之中,个性又矛盾多多、情绪多多,活在一个好辩的头脑之中,难惹难伺候,再加上拼命追求性感、注重演技、用交感神经模式高频度地跟人上床、再用药物来填补性的快感……这全部都倒向交感神经这一边来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哪一件事是那「最后一根稻草」了啦。
  
 . . . . . . . . . . 

  
  如果不是胶着于这种个性模式及「性」模式的人——用中国神仙故事的术语来讲:他的「妖气」还未修炼得大坨到会引来雷火天劫的程度——这种病也不太挂得上身的。就算染到HIV病毒,吃好睡好,做点运动,往往过一阵子就莫名其妙自地自己好了。
  
  只是他本人不相信,他的医生更加不信。
  
 
*虚不受补*
  
  所以,免疫机能这件事,恐怕一定要人自己学会怎样转换神经系统,才有可能做到真正的自救。
 
什么中药西药的营养品、补药,对一个交感神经阴实的人而言,只怕是无福消受。战战兢兢地吃着生机饮食、这个那个的营养品,也只是好一阵又坏一阵:什么建中汤、薯蓣丸、肾气丸之类好得不得了的补药,不一定赢得过一个人的交感神经阴实。
 
  
  「虚不受补」这句话,以这个脉络来讲,是比较贴切的。
  
  不许那一大串惊人的行为模式都中止下来了,这个病,才会很好医。
  
  如果我们说艾滋病是「劳」病(那种过日子的方法会把神经和内分泌系统累死!),真的放掉那些累死人得种种,好好休养,开心过日子,养到「劳」病变「逸」病了,那时候,即使仅是吃吃附子理中汤、(等等)的药,也可以大好起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初稿,有一个章节,试图讨论「后天免疫丧失病」也就是艾滋病与「劳病」的相关性,但,这一次修稿,就整章删掉了。
 
 
这也是因为,后来我才渐渐发现,艾滋病的患者,也是劳病、逸病各占一半的,并不能套用这本书的劳病与房中术理论。
  
  十五岁以下的小孩,通常是淋巴球比例偏高的逸病体质,所以,会容易过敏、气喘,是自然现象。如果是小孩子因压力过大而提早形成劳病体质,就不太容易过敏,但是会性早熟、会好色好淫。所以,过敏或气喘的小孩,如果不管它,有时候过了十五岁,淋巴球比数降低了,就会自然好了。但如果父母过度保护、娇宠,而令他的逸病体质一直延续,那过敏、气喘反而不会好。又或者是用类固醇之类的制剂治疗,激起了交感神经的代偿反应,或是患者本人的过度紧张,有时又会反转成劳病型的过敏。
 
 
 
  到底而言,逸病和劳病就好像一张纸的两面:逸病病到底,而反激成劳病的例子,也有很多的。从前癌病患者,几乎清一色都是劳病;而到现在,逸病型的也渐渐增多起来了。
 
  
  如果是三十年前的人,身体不好,劳病型的体质,占到八成以上;但随着物质生活的改善,生活型态的变化,今日的人身体不好,逸病型的已增加到约一半左右了。
 
  
  而,对我而言,如果要以身体的角度来谈逸病的治疗,或许还有些方子可以开一开;但若以心理的角度来说逸病型人格的调整,就让我感到相当无力:因为逸病人格不像劳病人格那么有迹可循,他的很多问题行为,都是「无意识」的,这,就算作心理谘商,恐怕也理不出个所以然来!
 
 
*********
 
「焦虑型人格」的交感神经过度兴奋所导致的疾病,称为「劳病」;而「懒散型人格」的副交感神经过度兴奋的疾病,称为「逸病」。
  
  健康的「阴阳调和、阳气充实」的人,是「副交感神经微优势」的人;但若是「副交感神经太优势」,就变成逸病了。

  
  逸病,同样是一种自律神经失调。通常(不是绝对),逸病患者的性格特质,是抗压性极低,多情多感,遇事完全采取逃避主义的、鬼混偷懒、娇娇弱弱、依赖心重的生活方式,今日所谓的阿宅族、啃老族、月光族、草莓族之中,就存在着不少「逸病」的患者。如果说,劳病的人是很喜欢催迫自己的人;那么,逸病的人,就是那种「完全催不得」的人了。

 

逸病的患者,因为是采取一种「逃避主义」在过日子,仍然是「受恐惧支配」的结果,以「阴.阳」的向度而言,仍然是属「阴」,还是一种阳虚阴实的体质。

  
  通常,「有意识的自找压力」会形成劳病,「无意识的逃避压力」会形成逸病;而「无意识地累积压力」和「有意识地规避责任」,则不一定是落在劳病还是逸病。

  
  逸病的患者,通常比较容易会是过敏体质,或是哮喘(副交感神经会使气管收缩)、异位性皮肤炎、骨质疏松等等;而他的扁桃腺也容易起发炎反应,一感冒常常是直中少阴的症状。
 
 

  
  劳病的人,便秘的倾向会多些;而逸病的人,则因为副交感神经会刺激消化道过度活动,腹泻的倾向较明显。
 
 
 
*********
 
要判断一个人是不是「逸病」,最精确的方法是验血:白血球之中的单核球(巨噬细胞)扣去不算,只看颗粒球和淋巴球的总数,健康的成人,淋巴球约占百分之三十五到四十上下,淋巴球低于百分之三十二的是劳病,高于百分之四十七的是逸病(副交感神经分泌的乙酰胆碱会促使淋巴球增多)。如果要说非侵入性的检测,那是做HRV,心率变动测试,从一个人吸气(交感神经主导)和呼气(副交感神经主导)时的心跳频率差别来计算。
 
 
而最简单的测试法,则是在有光线的地方闭上眼睛:健康的人眼前是看见一片暗红或朱红,
劳病的人是全黑或灰绿,
而逸病的人,则是看见颇为明亮的粉红色或白色。
 
不过,这个检测方式主观的变因太大,不能说是很精准。
 

  
  传统中医的论述,对于「劳病」有很详尽完整的理论、以及治疗方案;又或许因为我本人是相当严重的劳病体质,对于劳病的种种,可说是熟门熟路;
 
而逸病,对我来说,仍是一块难以捉摸的区域,而相应的治疗方案,古医书中又甚少论及(就连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彷佛是直接论及『运动不足』的逸病的,也只有一个黄耆五物汤。),
 
 
于是,本书,就几乎一面倒地在谈论劳病了。所谓「房中之术」的「调阴阳」,一般而言,是只对「劳病体质」的人有清楚明显的疗效;而对于逸病体质的人,其疗效则相当之暧昧:
 
 
逸病体质的人,固然也有人是耽溺于色欲之中,但他的那个问题重点,主要是「耽溺」而不是「色欲」,他同样也可以「毫无色欲」地耽溺于打电动玩具、烟瘾、毒瘾等等其它上瘾活动之中的。
 
 
 
********
逸病与劳病,同样是以阴证为主,从中医辨证的角度来说,不少症状与使用的方剂,是重迭的。如果硬要分辨的话,同样是过敏性鼻炎、或是消化系统的失调,中医倒是有「劳病用建中、逸病用理中」的江湖俗话,但这也仅是概略性的正确,说不上绝对精确。
 
 
或者也可以换一个说法:同样是血行不畅的虚冷体质,劳病的人是因为血管太窄紧,而逸病的人却是因为血管太松弛了。

  
  逸病的患者,感冒常会直中少阴,平日的为人处事,也带有少阴病的「失志」调子;
 
 
是同样在「少阴病」框架下的帕金森氏病、妊娠水毒病、高血压、心脏病,却多半是劳病。
 
逸病的患者,也常常会有上热下冷的「厥阴病」体质,如果对证,黏合阴阳的乌梅丸、引火归元的肾气丸,往往会对他的过敏体质或是异位性皮肤炎有不错的疗效;
 
但,同样是肾气丸证的糖尿病、或是属于厥阴病的自体免疫失调病(红斑狼疮、胶原病、类风湿性关节炎),却绝大多数,又是劳病。
 
 
 
**********
如果是从西医学来看,劳病患者的重病多(糖尿病、癌病、心脏病),
而逸病患者多半是死不了人的小毛病(过敏、皮肤病),
 
所以通常会觉得逸病比劳病要不严重。但是,在中医而言,却往往是对劳病很熟悉,而对逸病感到刁钻古怪、难以对付:

  
  试想:如果一个患者来到面前,他的主诉是焦虑、失眠、多梦,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他是劳病体质。
 
但如果他是一派轻松状,吃得好又睡得好(暴食嗜睡),那究竟这算不算逸病,就难说得很了。
  
  又
 
比如说,依据现今的统计,忧郁症的患者,刚好就是一半为劳病型,一半为逸病型。劳病型的患者,他本人通常是自己就清清楚楚地感到忧郁消沈、人生无趣,这是明着来的忧郁症。
 
而以中医而言,补阳的附子剂、疏肝的柴胡剂,挑几个对证的方子开一开,疗效是很不错的。但是,逸病型的忧郁症患者,却有不少人,他本人是「一点都不觉得忧郁」的!然而,这个人的行为模式,却好像是受什么无意识深渊之中的邪恶程序支配,而屡屡作出莫名其妙的自毁行为,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好像不该叫作忧郁症,而该叫作「业障现前」还是「冤鬼缠身」之类的吧?
 
而这样的患者,你觉得他该去看医生拿药吗?我想多半还是会选择去庙里烧香拜神、祈求消灾解厄吧?而这样的患者,如果要叫我开药,我又该开什么药?
  
  
 
 
 
 

    全站熱搜

    Angela201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