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钟院士你错了,中医是可以治愈 重症新冠肺炎及其它严重流感肺炎,没有治好,是主治中医师功力的问题,不是中医这门学问无法应对。 (詳見)中医可以独当一面治愈新冠肺炎重症病人!  李宗恩醫師(文)
(摘要)一般的「外感」停留在「表寒」这个阶段,即使不治疗,病人往往也可以自己康复。
 
当「表寒」开始往身体内部发展,通常第一个受到影响的是与外界直接沟通的肺家,「表寒」转变成了「里寒」、「肺寒」,出现「小青龙汤证」等现象,病人开始咳嗽、流清鼻水等等。
 
肺家受寒了,肺的津液运作开始出问题,好比汽车冷却水无法正常运作,肺脏部份因津液不足而开始燥热,进入下一阶段,中医称为「入里化热」,变成比较严重的「大青龙汤证」,通常代表到了西医的肺炎阶段。然而,即使到了「入里化热」的「大青龙汤证」,不代表整个肺脏都燥热,许多肺炎病人肺脏出现「寒热夹杂」,肺部下方的寒稠痰饮还是可以继续大量累积,甚至开始出现胸腔积水、肺积水等现象。这些复杂的变化,在「金匮要略」中「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脉证治第七篇」讨论很多,「射干麻黄证」、「葶苈大枣泻肺汤证」、「泽漆汤证」、「小青龙加石膏汤证」等等,可以混杂出现,把病情搞得很复杂,更随着病人本身的情况而有很大的个体差异,不再是什么简单方剂可以对应的。
 
譬如,这次新冠肺炎重症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让许多西医专家不解,一部分重症病人出现如SARS非典肺炎的肺纤维化,另一部分重症病人却没有出现如SARS非典肺炎的肺纤维化,反而肺脏里累积了非常多浓稠的黏液,有些重症病人因此而被呛死。
 
这样现象在中医看来一点都不奇怪,肺纤维化是典型肺热的「大青龙汤证」加重后的结果,或许可以和「肺痿」对应。而往生病人解剖发现的肺脏累积浓稠黏液,正好对应严重「射干麻黄证」、「葶苈大枣泻肺汤证」等的「肺痈」现象。这两条变化的道路,就看「肺痿」和「肺痈」哪一个进展更快,通常两个是可以也常常一起出现的。
 
以目前的报导看来,SARS非典肺炎偏向「大青龙汤证」为多,而新冠肺炎偏向「射干麻黄证」、「葶苈大枣泻肺汤证」为多。
 
=====================
【 故事三】
華裔年輕人,二十多歲,就住在舊金山灣區,父母知道他感冒發燒好幾天,很緊張,希望診所能幫忙他。遠程看診時,病人自述,一週多前開始不對勁,咽喉痛兩天後,開始出現感冒症狀,頭痛、咳嗽、流鼻水、鼻塞、脖子及腳酸痛。連續八天發燒起起伏伏,半夜燥熱,半躺下時咳嗽加重,白痰多,呼吸胸口緊。

根據我的經驗,再比對其他舊金山灣區目前的感冒及流感病人,我覺得這位病人八九不離十是得了新冠肺炎。不過,我比較不擔心病人本身,因為已經發病一週多,還維持在輕中型症狀,代表病人原來身體還不錯,我反而比較擔心他傳染給父母。還好病人沒有和父母住在一起,我要病人在痊癒前,不要出門,也不要讓父母到他家來看他。
 
我幫這位病人開的藥方,由葛根湯、射干麻黃湯、石膏等加減而成。病人服用中藥一週,剛剛視頻複診,病人說好了。我問他細節,他表示服用中藥三天不到,全部症狀就已經消失了,不再發燒、頭痛、咳嗽、燥熱、流鼻水、鼻塞等等。不過,這位年輕病人很聽話,即使症狀沒了,他還是把一週的中藥全部服用完。
 
雖然這位病人沒有症狀了,不一定代表體內沒有病毒了,還是有可能傳染給其他人。因此,我告訴他不需要繼續服用中藥,不過得再自我隔離一兩週,避免傳染給其他人,特別不要傳染給他的父母!
 
另外,許多病人及讀者詢問診所使用的「基本治療通方」。中藥講求辨證論治,每一位病人都有不同的情況,不是「看起來差不多」的病症,就服用一樣的中藥方。然而,在疫情大爆發時,很多人沒有時間找中醫師看診,臨時也買不到中藥材。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歷代瘟疫,都會準備「基本治療通方」,試圖在沒有足夠醫療資源及時間下,讓病人先行服用,試圖減緩病情惡化。
 
診所準備的「基本治療通方」為:
射干9克 麻黃9克 紫菀9克 款冬花 9克 細辛9克
生半夏9克 生薑4片 紅棗15克 五味子12克 葶藶子6克
石膏18克 麥門冬18克 杏仁15克 白朮12克 茯苓12克
炙甘草9克 炙黃耆18克 黨參9克 柴胡12克 黃芩9克
9碗水煮成3碗,調整火力約一小時煮好
斟酌病情嚴重情況,一次1/2~1碗,一天服用2~3次
服用後儘快連絡診所,安排正式遠程看診
許多人大概看得出來,診所的「基本治療通方」和中國中醫藥管理局推薦的「清肺排毒湯」很像,藥性稍微加重了一些。其實,我們早在武漢封城前就已經提出以射干麻黃湯、大青龍湯、葶藶大棗瀉肺湯等加減來治療新冠肺炎。據內部知情人士轉述,中國中醫藥管理局一直關注我們在通許縣人民醫院的病例,確定我們的病人康復後,才推出「清肺排毒湯」專案試點。因此,我們的通方和「清肺排毒湯」很像,也就沒什麼奇怪了。
https://www.facebook.com/classicmedicine/posts/2914124262039458 (http://andylee.pro/wp/?p=7904)
 
 
中醫如何治癒新型冠狀肺炎患者
 Good Morning Silicon Valley聊天室—Michelle Cheng訪問李宗恩醫師(Dr. Andy Lee)
 
網上問答講座,使用微信千聊:新冠肺炎
時間:加州3月14日,週六,8pm / 北京3月15日,週日,11am

(19:00-   開始)

美洲中工會舊金山分會4月20日視頻: 
經方中醫在COVID-19醫療上的效果。
(主講人)李宗恩醫師。
訪談
問答

 

中國通方「清肺排毒湯」之探討  
 
 
連花清瘟抑制新冠病毒? 李宗恩:部份病患恐更嚴重。(YOUTUBE)

「連花清瘟」抗新冠病毒?

前幾天,中國領頭抗疫的鍾南山院士發表他團隊的中藥研究,體外實驗顯示「連花清瘟」能抑制新冠病毒複製,發揮抗炎作用。這個消息被很多中文媒體大幅報導,很多華人也覺得總算找到證據說明中藥可以對抗新冠肺炎。

鍾南山院士團隊的辛苦研究,固然值得大家敬重。然而,這樣真的代表中醫可以治療新冠肺炎嗎?真的解釋了為什麼中醫可以治療新冠肺炎嗎?其實,說句大家不想聽的話,這樣的研究是本末倒置,「廢中醫存中藥」的西醫研究中醫方式,短期內好像在推展中醫,長期卻害了中醫。(詳見: https://www.facebook.com/classicmedicine/posts/2888275244624360 )

開封市清零 通許縣人民醫院再度立功 2020.03.03.

開封市今天宣布,自新冠肺炎爆發以來,市區及各縣共收治26位確診病人,已全部治癒,無死亡病例,目前無新增病例。

受到通許縣人民醫院以中醫方法快速治癒確診病人的影響,開封市為最早全部確診病人皆服用中藥的城市之一。https://www.facebook.com/classicmedicine/posts/2838454639606421

 

灣區電視廣播節目"鄭家瑜的灣區好聲音」"李宗恩醫師專訪:新冠肺炎

03/14/2020,3pmFM 96.1「灣區好聲音」:http://www.bayareachineseradio.com/ 》網上收聽 》 (沒有直接連結URL)

李宗恩醫師(文)流感病毒,經過那麼多年、那麼多次的變種(mutation),每年都不一樣,東漢時期傳下來的經典中醫,根本沒有遇到過現在的病毒,(為什麼能)治療如此嚴重的肺炎呢?
中醫從來就不認識病毒,也不從病毒種類的角度來思考。中醫是探討人體受到外界因素破壞,失去平衡後,身體會有哪些現象、哪些反應,根據那些現象、那些反應來調整身體狀況,期待身體能恢復到平衡狀態,把外界因素帶來的破壞減到最小 . . . . . . . 雖然幾百年幾千年下來,病毒變種等等的外界因素改變了非常多,人體演化的改變卻非常有限。人體的功能,無論是怎麼被破壞的,某項功能被破壞而導致的症狀、反應、後續演變,卻依然有明顯的脈絡可循。也因為如此,在很多情況下,中醫以專注人體本身平衡狀態的治療方式,反而比西醫專注在外來敵人的治療方式來得有效許多。
依據多年累積大量的臨床病例觀察,無論是禽流感、豬流感、還是每年的流感,人體敗壞的進程依然如同傷寒雜病論探討的一樣(詳見:  https://www.facebook.com/classicmedicine/posts/2754531064665446)                                                                                                                                                                                                                                                          BBC 中文網(繁體)
研究顯示,人們的免疫系統對新冠病毒的反應與抗擊流感的方式相同。
 
經方中醫李宗恩醫師  全方位預防新冠肺炎茶飲大公開

短片:淺談預防疫病中藥方

寰宇新聞駐美特派記者曾淯菁的採訪,簡短的討論了預防疫病的中藥方劑。雖然「預防」不代表一定能「避免感染」,至少讓身體處在一個比較好的狀態,如果真的感染了,希望至少維持在輕症狀態,減少惡化的機率。通許縣人民醫院在抗疫治療時,使用了相同的中藥預防方法,全院一千兩百多位醫護及工作人員無一感染,受到央視及其它新聞媒體大幅報導。

 
當張仲景遇上史丹佛 預防的情況下,並沒有特別的劑量及服用多久的準則,得看自己的身體狀況及風險。一般情況下,我建議一天早晚各一碗,連續一週,再看情況決定。如果本身沒什麼健康問題,是可以長期服用,有些人服用桂枝湯容易上火,那不是桂枝的問題,而是本身中下焦寒濕重,熱下行不順,部份反逆往上。
 
當張仲景遇上史丹佛  Chu 如影片內說的,身體本來就有問題的人,得去找中醫師看診。
當張仲景遇上史丹佛 那若上火還能繼續喝嗎?
當張仲景遇上史丹佛  上火代表中下焦寒濕重,熱反逆而上。來不及去中下焦寒濕時,可以只服用五苓散。
 

央視CCTV4 《中華醫藥 抗擊疫情》報導通許縣人民醫院中醫治癒及預防新冠肺炎
(視頻)
新冠肺炎的中醫救治及釋疑
李宗恩醫師(文)(摘要)
 
這次新冠肺炎重症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讓許多西醫專家不解,一部分重症病人出現如SARS非典肺炎的肺纖維化,
另一部分重症病人卻沒有出現如SARS非典肺炎的肺纖維化,反而肺臟裡累積了非常多濃稠的黏液,有些重症病人因此而被嗆死。
 
這樣現象在中醫看來一點都不奇怪,肺纖維化是典型肺熱的「大青龍湯證」加重後的結果,或許可以和「肺痿」對應。
而往生病人解剖發現的肺臟累積濃稠黏液,正好對應嚴重「射干麻黃證」、「葶藶大棗瀉肺湯證」等的「肺癰」現象。
 
這兩條變化的道路,就看「肺痿」和「肺癰」哪一個進展更快,通常兩個是可以也常常一起出現的。
 
以目前的報導看來,
SARS非典肺炎偏向「大青龍湯證」為多,
而新冠肺炎偏向「射干麻黃證」、「葶藶大棗瀉肺湯證」為多。

河南通許縣人民醫院新冠肺炎治癒出院完整報導(含四個病例說明)

(摘要)
河南省目前累積確診病例1,262人,為湖北及廣州之後的第三重災區,通許縣人民醫院為全河南省第一家治癒全部接收到新冠肺炎病人的醫院,平均療程最短,而使用「中醫治療、西醫檢測」的治療方式,
*沒有後遺症,
*治療成本低廉,
受到河南省政府及國家衛生健康主管機構的高度關注。
 
目前政策不准跨區治療,通許縣人民醫院尚未接收到新的新冠肺炎病人,但是,我們非常希望能把我們的中醫治療方法推廣到更多的醫院,救治更多的病人。
 
收治的4例确诊病例以中医药方法为主全部治愈,住院时间为11天至15天。
 
案例一:患者,耿某某,女,38岁,长期在武汉居住。以“咽痛5天,咽痒、咳嗽、发热半天。”主诉:
于2020.01.21日入院,入院体温38.5℃,给予大青龙汤口服,当天晚上体温恢复正常。
2020-01-24日查胸部CT 示双肺多发阴影,给予茯苓四逆汤加泽漆汤,3天后咳嗽明显缓解。
01-25日核酸检测阳性,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
于01-31日及02-02日两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
患者体温正常9天,呼吸道症状明显缓解,肺部CT明显吸收,经市专家会诊后,给予解除隔离出院。

案例二:刘某某,男,39岁,长期武汉居住。以“发热、鼻塞、头晕2天。”主诉:
于2020-01-24 11:42入院。入院体温最高37.3℃,给予葛根汤口服应用。患者反复发热,最高38.2℃,
01-26改为大青龙汤,给予改方为泽漆汤,3天后体温恢复正常。
患者02-01日出现恶心不适,加服小柴胡汤加减,一天后缓解。
02-04患者诉咳嗽、咽痒,调整为苓甘五味薑辛半夏汤加泽漆汤应用,当天咳嗽、咽痒缓解。
02-08日核酸检测阴性及间隔24小时复测核酸检测均为阴性,患者体温正常10天,呼吸道症状明显好转,肺部CT明显吸收,经市专家会诊后,给予解除隔离出院。

案例三:张某,男,38岁,以“咳嗽10天,伴发热半天”为主诉于
2020-01-29 19:22入院。入院体温38.6℃,给予大青龙汤,射干麻黄汤加白术茯苓应用。考虑患者胸部CT有炎症渗出,体温反复,
于01-30射干麻黄汤加白术茯苓改为茯苓四逆泽漆汤。患者思虑过多,睡眠不好于01-30给予酸枣仁汤,之后睡眠正常。
02-05日胸闷加重,体温最高39.2℃,改为射干麻黄汤加麻黄附子细辛汤加石膏凉肺,葶苈子,胆南星等化痰药物,
02-06胸闷明显好转,体温恢复正常。
患者于02-13体温持续6天正常,症状缓解出院,并给予小柴胡汤与酸枣仁汤护肝养肝巩固治疗,经市专家会诊后,给予解除隔离出院。

案例四:张某某,女,49岁,以“发热、乏力4天。”为主诉
于2020-01-30 14:22入院,最高体温37.8℃,给予大青龙汤应用,患者拒绝中药,不按时服药。
02-03日反复发热,最高38.5℃,胸部CT:提示双肺炎症,较入院明显加重。
02-04日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再次动员患者接受中药,给予大青龙汤,茯苓四逆加泽漆汤。
患者02-05体温逐渐变为低热, 随后患者体温逐渐正常,症状缓解,复查胸部CT炎症逐渐吸收。
患者于02-15与02-17两次核酸检测均阴性,患者连续9天体温正常,症状缓解,02-15日胸部CT双肺炎症明显吸收,经市专家会诊后,给予解除隔离出院。http://andylee.pro/wp/?p=7465
 
~~
【CNN新闻:美国流感季死亡人數超過16000人】 日本朝日电视台报導:美国CDC发布消息,怀疑一万多的流感死亡人数中,有一部分是死于新冠肺炎的,检查体制有漏洞,! (新冠肺炎或起源於美國???) (新事證更新中)  ↓↓↓
 (据美疾控中心估计,截至目前,美国至少有3400万例流感,35万人次住院治疗,导致20000人死亡)
 
河南開封通許人民醫院四位新冠肺炎確診病人 ,全部中醫快速治癒! (李宗恩醫師文)
(2月8日)
李宗恩醫師微信講座:武漢肺炎的中醫經方治療

http://andylee.pro/wp/?p=7353

*(最新)*河南通許人民醫院第三位武漢肺炎病人痊癒出院  

**再談通許人民醫院治療武漢肺炎**    李宗恩醫師(文)                                                                                                                                                                             http://andylee.pro/wp/?p=7214

(摘要)                     
====許多人很好奇,為什麼一群西醫「敢」以中醫的方式來救治疑似武漢肺炎急診病人,而且還「能」把確診病例治好?                                                                                     介紹兩位重要的人物:娄愛枝副院長及湯英主任。
這兩位女醫師,都是資深的西醫,娄副院長是呼吸消化內科的專家,湯主任是感染科的專家。一年半前,楊貞醫師到通許人民醫院,在奈院長的安排下,以中醫方法幫忙治療住院病人,兩位主任級醫師因此開始接觸中醫,也開始研讀倪海廈老師的中醫教學內容。兩位都非常認真學習,                                                                                                                                                      利用 工作 空檔休息時間,跟著楊貞醫師臨床看診。這樣的學習態度,加上原本一二十年臨床醫療的經驗,自然進步非常快。而這一年多來,他們兩位也不斷增加中醫臨床看診的比例,許多原來尋求西醫治療的病人,都被他們改成以中醫方法治療,中醫臨床經驗不斷累積,對中醫的信心也就日益加強。   
 
 
                   通許人民醫院奈院長正在要求所有參與治療的醫師,把各種中西醫訊息整理給我,讓我們對武漢肺炎有更多的了解,也探討如何把這次緊急治療的經驗推廣到中國各地。目前,娄副院長整理出來的基本參考流程如下:
(1)如果肺部CT無異常陰影,單純低熱、咳嗽、流清鼻涕,給予葛根湯(根據病人臨床症狀調整用藥)
(2)如果肺部CT無異常陰影,高燒,體溫38℃以上,無論有沒有咳嗽、咳痰等,給予射干麻黄湯加大青龍湯(根據病人臨床症狀調整用藥)                                                                                             =
(3)如果肺部CT有異常陰影,肺部有感染情况,給予澤漆湯加茯苓四逆湯,或射干麻黄湯加千金葦莖湯(根據病人臨床症狀調整用藥)
(4)這次兩個已經正式確診的病例,發燒、咳嗽、肺部CT有片狀陰影,服用大青龍湯、射干麻黄湯、千金葦莖湯加減兩劑後,改服用澤漆湯加茯苓四逆湯加減。病人體溫恢復到36.5℃,肺部CT及化驗檢查均在正常範圍。
當然,上面的基本流程,只是參考,真的臨床治療,還是得非常小心地辨證論治,不能依樣畫葫蘆,而且很多確診病例的問題不僅僅在肺家,而是已經延伸到其它臟腑,得視輕重緩急來決定先從哪個方向救治。
 
 
                               通許人民醫院這次救治的經驗,也讓我們看到了另一種方式的中西醫結合:「西醫檢測、中醫治療」。娄副院長、湯主任及其他參與的西醫們,堅持以中醫方法來救治疑似武漢肺炎的急診病人,不過,他們也借重多年的西醫經驗,利用CT及各種檢測來確認病情發展。
 
 
                            有多年治療肺炎經驗的中醫師,並不需要靠肺部CT及各種檢測來診斷,病人的聲音、咳嗽深淺及方式、綜合症狀等等,是可以判斷肺家的病情。然而,這需要足夠的臨床經驗,也不容易快速推展。在西醫學習中醫的過程裡,借用這些檢測,譬如用肺部CT來確定肺部下方是否痰飲很重、胸腔是否積液等等,不失為一個很好的折衷辦法,一方面可以增加醫師診斷的信心,另一方面也可以讓學習中的醫師拿來和各種症狀做對比,讓他們更了解中醫書籍中描述的細節,增加他們學習中醫的速度。
沒幾位中醫師,在沒有西醫醫療下,真的治好眾多的嚴重流感肺炎病例。
 
 
                                  沒幾位中醫師,在沒有西醫醫療下,真的治好眾多的嚴重流感肺炎病例。                                                                                                                                                                    網路上卻有一大堆紙上談兵的文章,討論中醫如何治療武漢肺炎,充其量也只是根據簡單的症狀條例,連結到一些古書中的藥方。                                                                                         兩位學習中醫僅僅一年半的西醫,竟然可以獨當一面,以中醫的方法治好大家非常害怕的武漢肺炎。                                                                                                                          這再次強調一點,醫學是實戰的學問,學習的方向正確,拿得出療效卓越的重症急症病例,如同這兩位學習中醫的西醫,遠遠比其他許多人有資格發言!「治好病的醫生說話」!  
(詳見原文)***************************      
 

河南省已經硬性規定,確診病例的治療,一定有中醫師參與。雖然,有這樣臨床功力的中醫師不多,至少代表事情在改變。

厉害,点赞
教科书说伤寒杂病论治不了传染病,温病作为补充,使中医发展上了一个层次,这次通许人民医院的操作打脸了多少误人子弟的“教授”

确实,我一直说当年SARS在广东爆发是有中医参与救治的,这次完全没有听到,一味歌颂去送死的年轻医护人员。他们知道,反正撑几个月就过去了,别给中医去出风头。中医在中国的前途堪虑。

世紀之戰     倪海廈醫師(文)

一百年以來西醫學不斷的發展,讓人們誤以為自己很幸運,可以有最先進的醫學技術來保護自己的健康,經過數十年的觀察與驗證,其結果卻事與願違,我們得到相反的驗證,

越是西醫學昌勝的國家,表面上似乎很平靜,事實上這個國家的人民卻飽受更多疾病的威脅,更可惡的是,許多疾病還是被西藥廠製造出來的,而這些疾病被西藥廠將之妖魔化的真正目的,只為了賣藥賺錢,它們使用威脅恫赫的手段,讓民眾束手就擒,聽任其擺佈,
 
許多政客與西藥廠互相勾結,得利的是這些政客與西藥商,人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每天活在疾病的恐懼之下,花費許多金錢買西藥,不但沒有買到健康,反而買到更恐懼的生活品質,人民的痛苦增加,. . . . . . 
我傳承正統中醫學的工作將告一段落,學生必將遍地開花,. . . . . . 
真正正確的醫學,才是對人民最有利的,而真正的醫學就是可以治病的醫學,我們以療效作為最後檢驗真理的標準為原則,
簡單說就是誰將病治好,誰就是對的,誰對就聽誰的,這個原則夠簡單了吧。
政府對中醫的歧視政策. . . . . . 
西藥廠對西藥的誇大說詞. . . . . . 
疫苗政策. . . . . . 
真正能治病的中藥卻不能說療效

  我國傳承五千年以上的中醫藥,累積了數不盡的醫療經驗,治癒了許多疑難雜症,在歷史上也幫助億萬的中華子民渡過無數次的瘟疫、流感等,這都是毋庸置疑的,現在中國人數在全世界是排名第一多的人口,這些絕對都是中醫藥的功勞,跟西藥廠無關,

 

然而西藥廠卻鳩佔鵲巢,不但想侵占這個成果,現在還想在台灣與中國大陸將中醫藥排出體制之外,無所不用其極的在打擊中醫藥,要決定中醫藥好?還是西醫藥好? 這政策權力應該在民眾的手上,由廣大的民眾來決定,而不是少數幾個專事打擊中醫藥的人可以決定的政策方向,. . . . . . . 

 

只有發揚真正的正統中醫學,才有機會讓世人脫離病痛的苦海,請大家想一想,如果一個醫學可以讓人人都能負擔得起,都能得到最好最正確的治療,只要醫學是絕對正確的,

讓人人都了解沒有疾病是會致命的,大家無懼於疾病的發生,這樣的人生是什麼樣的人生呢?一種醫學真正能找出疾病的原因,從改變生活起居與飲食狀態做起,這種預防醫學既不花錢又簡單到人人可做,試問可以替這個人民與國家節省下多少金錢?讓人民過著富裕的生活,無懼的生活,快樂的生活,難道這也有錯嗎?

發揚正確又正統的中醫學,就要倍受打壓,這是什麼天理呢?

每天都有人民因為病痛而接受不正確的西醫治療,花了許多金錢,結果卻是越治越壞,這種惡性循環要到哪一天才會停止呢?

民眾生病是不能等待的。還有許多無知的民眾,每天都受到西藥廠的洗腦,以為相信西醫學就是對的,這些民眾因為相信西藥廠的說法而強迫政府擬定出對西醫藥有利的錯誤政策,這些都應該要被改變的,. . . . . . .

李宗恩醫師FB 當張仲景遇上史丹佛  https://www.facebook.com/classicmedicine/posts/2768209199964299

Chen 太令人感動了,中西醫能各取所長,一起合作,看了真的太感動了當張仲景遇上史丹佛  Hsu 你的邏輯是錯誤的,95%的病人没有死亡,不代表這95%的病人可以恢復健康,目前許多仍存活的病人,仍有很多病症。更重要的是,需要急診病人,代表已經病情非常嚴重,沒有正確有效的治療,是不可能在幾天之內康復的。

張仲景遇上史丹佛  Hsu 目前西醫沒有治療辦法,只能針對症狀來處理。目前西醫主要靠強大的抗生素來壓抑併發症,並非殺死病毒,另外,使用大量的類固醇來提升身體抵抗能力,期待病人自我康復。然而,SARS已經證實大量使用類固醇的方式,即使肺炎痊癒了,導致嚴重無法逆轉的副作用。

衛福部疾病管制署全國每周肺炎及流感死亡人數

 

A01.jpg    
 
河南通許縣人民医院中药预防和治疗新冠肺炎的实践纪实 (感染科主任 汤英)

自2020年1月21日以来,我院收治外地返乡发热患者25例,其中确诊4人,武汉返乡17人,本地密切接触者6人,其他地区(有确诊病例的地区)2人。出院17人,其中有确诊病例1人;现住8人,病情都稳定 。我们全院职工无一人感染。

 

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我们中医的学习和应用。

这里我要感恩几个人:首先是我们奈院长的担当精神;其次是引领中医老师进入我们医院的张大叔;

更重要的是杨老师(倪海厦老师弟子)一年半来的义务带教;还有这次战疫中做后台技术指导的李宗恩老师(倪师指定传承人)。

 

下边介绍我们这次治疗的感悟和经验。

总的体会就是:

  • 要保护好所有的医护人员,这不是自私,如果医护人员都病了,哪来医护人员给病人看病;
  • 要“快!”“狠!”“准!”,还要有其他部门的大力支持。

 

依据医圣张仲景《伤寒杂病论》六经辨证,瘟疫能快速损坏三阳而进入三阴,故倪海厦老师一再强调要"快、狠、准",防御于未发,方能掌握主动。

 

具体如下:一、怎样保护医护不被感染,我们采取了以下措施:

全院所有人员都喝中药,院长免费提供,发放到科室,落实到个人,必须喝。但是,我们评估被感染的风险程度不同配方不同。

 

1. 关于行政,后勤人员,外科及一般内科工作人员,他们或者不直接接触患者,或者不直接接触发热患者,所以,他们只需要提升胸阳,让阳气充足,外邪不可干;用甘草干姜汤。

 

2. 对于发热门诊、急诊科以及普通发热病区的医护人员,他们直接接诊到外地返乡发热患者,所以需要加强防护,在甘草干姜汤的基础上,再给予桂枝汤加茯苓、白术。调节阴阳平衡,去除体内湿气,让他们处于一种平衡的状态,就不容易被感染。

 

3. 感染病区的医护人员,因为长期与病人打交道,且有近距离接触,所以更要加强药力。在上面两个方子的基础上,

(1)给予清肺的药物:射干麻黄汤。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这边冬天很冷,肺内易有水饮;冬天不怎么冷的地区,夏季到处都是空调,当从外边很热的地方直接进到很凉的空调间时,也会导致肺内水饮的产生,清除肺内水饮,让肺内血液循环通畅;

(2)如果医护人员有人咽干立即给予葛根汤加茯苓、白术;

 

(3)虽然医院规定半月轮岗,但是后期大家体力还是透支,这个时候就给予大家:茯苓四逆汤,增强医护人员阳气体力。

 

4. 让生活工作的环境充满“爱”和“艾”。我们医护彼此关爱,团结,整个团体充满人间的爱;我们也让大自然的“艾”围绕在我们身边,我们的办公区,值班室每天上午都点艾,艾香充满我们整栋楼;

 

5. 以上人员配发的药物是基本原则,这些药物药房都煎好,哪个同事出现什么情况,及时调整方案,随时都可以把药喝上;这样的方案保护了我们全院一千多名员工不被感染。

 

二、就是治疗。

  • 为什么要“快“:

我们从小学习历史,了解到过去的瘟疫出现时,染上的人有可能死在报伤的路上,大片的村庄人烟不复存在;这次新冠肺炎在武汉的情况,感染的人群迅速增加。所以,治疗瘟疫必须快

 

当这个疾病突然来到通许时,当初我们也不知道需要备什么,但是,只要病情需要我们会让病人2小时内喝上药,早期是我们夜班护士熬药,后来就是药房熬。

 

当药房的同事接到这边的电话:我们某某病人急需这个配方。药房的同事都会立即配药打成颗粒装袋熬,不走常规程序泡2个小时再熬,这样误事。

当120司机接到药房电话,立即有人去取药,司机发动车(我们医院是南边两个院,原来中药房在北院,我们病区在南院。

 

后来,为了方便,院长立即决定启用南院的中药房并且快速配齐所需药物,十分钟之内就到我们病人手上了;后来就把常用必须及时用的药煎好,各备5付在护士站,只要病情需要,随手就让病人喝上了。

 

  • 为什么要“狠”:

 

就是说用药要猛,因为疾病进展快,必须用猛药要快速控制住疾病的进展。就像打架吧,一招制敌。所以我们用麻黄,石膏,半夏,泽漆,生附子等等一些猛药。

  • 为什么要“准”:

这里有两层含义,一是用药准;二是判断下一步疾病的进展要准,这里体现了中医治疗未病的重要性及必要性。

 

三、具体体现在疾病的治疗过程中具体治疗给大家分享一下:

 

1.  体温在37.8℃以上,就给予大青龙汤,而不是等到高烧才用。之后,要根据发热的程度不同,采取4---8小时不等的再服方式。大青龙汤:麻黄30,杏仁15,炙甘草15,生石膏20---50,桂枝15,生姜3片,红枣60(也就是10个枣,要把枣剪开)。

 

(註:當張仲景遇上史丹佛 我很少會把麻黃開到30克,這應該是通許當地中藥材的問題,麻黃品質可能不是很好,根據他們以前治療流感的反饋而逐漸調高麻黃劑量。)

 

此方是急性呼吸道传染性瘟疫流行的首选方:麻黄宣肺,肺主皮毛,麻黄可保证肺气与皮肤毛孔的通道畅通;杏仁补充心肺的津液,石膏凉肺护肺,不让肺被灼闷伤,桂姜枣加强胃气,炙甘草缓和心脏跳动速度。

 

此方所有药物所用的药量,依据病情病人来调整。瘟疫病情猛,入里迅速,故麻黄量要大,方能快速阻挡,同时保证肺与皮毛间的通道畅通。石膏则要依据病程和体温来调整,病程久或体温高,则量要大;病程短或体温不是很高,则量减。

 

杏仁补津,体温高,津耗大,则量大。炙甘草缓心悸动,如心动过快则量加。心脏有问题者禁用麻黄!!!改用荆芥15、防风15、葱白9根替代!!!

 

2. 如果在37.8℃以下就给予葛根汤加茯苓、白术。

葛根30,麻黄15,桂枝15,白芍15,炙甘草15,生姜3片,红枣60。

 

3. 如果胸部影像学没有改变,就加用射干麻黄汤,预防及阻止肺内水饮产生;也就是现在医学所说肺内炎症渗出的导致肺水肿,肺内炎症侵润;

 

射干麻黄汤配方:射干15,紫苑15,冬花15,麻黄15,细辛15,五味子25,生半夏25,生姜3片,红枣60

 

4. 如果入院时就有胸部影像学改变,就立即给予泽漆汤及茯苓四逆汤。这个时候再用射干麻黄汤力量就不足了,用泽漆汤强力去除肺内水饮、痰饮;同时还要加强心脏的力量提振阳气,给予茯苓四逆汤。

茯苓15,炙甘草15,干姜15,

红参15,生附子10,泽漆15,

半夏25,紫参25,白前25,

黄芩15,桂枝15,生姜3片

 

5. 如果病人咳嗽声音重浊,其实就是大气管出现了痰饮,就加用千金苇茎汤:

芦根15,桃仁10,冬瓜子10,薏苡仁30—50

 

 

6. 如果病人出现刺激性干咳,就是隔间有水饮产生,加用苓甘五味姜辛半夏杏仁汤。

茯苓20,炙甘草 15,五味子25,干姜15,细辛15,半夏25,杏仁15

 

7. 如果病人有上热下寒的情况出现,就适当加用炮附子温下焦,当肾阳充足时才能够很好的纳气。

 

8. 当病人有恶心时,就是疾病已经进入少阳,给予小柴胡汤加减:

柴胡25,黄芩15,炙甘草15,半夏25,党参15,生姜3片,红枣60(疾病的早期杨老师就发现会出现三阳并病)。

以上这些是基本的思路和用法,具体病情还要酌情加减,不可原版套用。

 

                       
 
李宗恩醫師(文) 
*河南開封通許人民醫院以經方中醫治療,兩位武漢肺炎病人已經康復. *  
 
 
***通許人民醫院感染科湯英主任寄給李宗恩醫師的一封信 ***
 
 
西醫轉中醫 蛻變的開始(河南開封通許人民醫院) 
                                                                                                                                            河南開封通許人民醫院主任醫師學習中醫的感想
                                                                        
河南開封通許人民醫院 推展仲景中醫計劃大綱
 
                                                                                                                    
 
 
2020年2月4日 下午5:35中國大陸國家衛健委今天表示,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2019-nCoV)
在死亡人數裡,男性占2/3,
60歲以上老年人占8成,
75%以上已罹患心血管、糖尿病、腫瘤等疾病。
 
 
 
(一般)流感危險族群不再侷限老人與小孩,根據疾管署統計,上個流感季就出現許多中壯年重症、死亡個案,25歲至64歲中壯年重症致死率近8%,已趨近幼童、老人死亡率8.3%。
 
美國疾管局數據顯示,
這波2019年9月29日開始的流感疫情,截至2020年1月11日,已有1300萬人感染,12萬人因此住院,造成6600人死亡,其中39人是幼童。
 
綜合1月31日電 2020年02月01日  
聯邦疾病防治中心估計美國自去年10月以來已有超過1900萬人得流感,有18萬人必須住院治療,約有一萬人喪生。
 
2020年1月11日 -  1月31日  
600萬人得流感,有6萬人必須住院治療,約有 三千多人喪生。
 
↓↓↓(2020.02.下旬)

634a37f3gy1gc6hvvhmy8j21h30u078t.jpg

     
 
                        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名字怎么来的?
有請道教火部正神和雷部正神镇住此次瘟疫!
对不起,雷神山可能不是小汤山,差距在中医

17年前,小汤山医院收治非典患者680人,死亡8人,死亡率仅仅1.2%,而世界平均死亡率9.5%

  小汤山经验是什么?

  是中西医结合疗法!

  是重视中医药的作用!

  当时我们大陆医疗水平并不比台湾、香港好,而香港非典死亡率是17.1%(?)

台湾高达23%。

  港台教训是什么?

  是纯西医治疗!

  是忘了中医!

  说雷神山可能不是小汤山,是指迄今为止未见中医药在雷神山医院得到重视的报道,是对湖北是否真正使用中医药全面介入治疗深表担忧。

 
歷史回顧(專訪視頻)
2003年中医战胜SARS非典最后却遭冷落!
,谈到:“钟南山的呼吸研究所收治了病人是88例,死亡10例,前头中医没有上去,后来中医上马了,其中中医介入71例,死亡只有1例,这就说明了中医的疗效。原来他(钟南山)就请中医去会诊,后来就不是了,五个中医,中医科的五个都去他(钟南山)那里参与查房。等于是他那里的战斗主力。”

l

口罩之亂~    
 

a015.jpg

 

 
 
 
(2020年01月31日報導)

 

(2020年01月24日報導) 

陽明大學衛生褔利研究所兼任教授蔡篤堅表示,對於封城措施,他認為最大的敗筆是把輕症、重症、流感、感冒統統列入重症管理,從資料顯示,武漢肺炎病毒弱,一般人約7天能自癒,反而是慢性病患者、長輩、免疫力差者要擔心感染後易為重症。

蔡篤堅分析,從中方以及各界的資訊來看,新型冠狀病毒野外求生能力比SARS還強,因此更容易在人體存活,也就是致病力較高,與SARS相比更適合侵犯人體。

 

不過,新型冠狀病毒的毒性不強,同時引發人體的免疫反應比較小,依照現在的病例來看,對於一般人而言,即使感染後大多不會造成重症,多數能在7天內自癒,類似感冒或是流感病毒,已有國際專家表示,有些人染上武漢肺炎後恐怕已經自癒而不自知,另外,他也觀察到武漢肺炎幾乎不會侵犯小孩。

至於中國日前傳出一位23歲的年輕人染上武漢肺炎引發重症,蔡篤堅認為,該案例應為特例,恐同時存有免疫力問題,才會使新型冠狀病毒猖獗於體內,從多數重症案例的年齡來看,多為長者,或是本身罹患重病、慢性疾病、免疫力不佳者。

 

他說,全球對於新型冠狀病毒,都會與SARS相比,只有法國一位學者說,武漢肺炎不是SARS而類似感冒病毒,他也同意這個說法,中國目前應該已經是全面流行,即使每天更新的案例大幅成長,死亡案例並沒有隨之跳躍式地增加,更能凸顯病毒毒性不強。

他說,SARS毒性遠高於武漢肺炎,當SARS進入到人體後,為了對抗強度極強的病毒,人體的免疫力會大規模反應,有些患者不是因為毒性而致命,而是被反撲的免疫力而自我攻擊而導致器官衰竭等。

 

對於武漢封城管制,蔡篤堅表示,封城最大的敗筆就是中國忽略輕症患者不太需要治療,會自行康復,僅需要居家觀察並給予支持性治療,無須將所有疑似個案,統統視為重症處理,中國醫護人力根本不足,也會使疫情更加失控。

 

他說,也建議國人不要恐慌,

但針對這次武漢肺炎,
預防的方式
一定要***戴口罩、勤洗手,
出現發燒、咳嗽症狀,可先至診所就醫,不要一窩蜂擠到大醫院的感染科、胸腔內科等,分流患者也能做好防範。

 

A06.gif

【賽斯心法】
身心靈健康三大定律:
1.身體天生是健康的
2.身體有偉大的自我療癒力

3.身體是心靈的一面鏡子
 
 

許多負面的想法都是因為聽聞父母、老師、專業人士、電視廣告或口耳相傳,久而久之被催眠,才成為信念的。

a06.jpg

http://lightweb.uho.com.tw/articles5/97/1545.html#.Xjx70m5uJy0

中醫理論提到「恐傷腎」,對疾病的恐懼,而導致病情加重甚至死亡。

這種因檢查出重病而心生恐懼的情況,再多的分析也不如自己想通。

只有當事人才能從「死亡恐懼」中走出來,真正地拯救自己。

 

最近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大,世界各地陸續傳出確症感染者,弄得是人心惶惶。 

有些同學們向我們問起預防與用方的方法,不過真的很抱歉,因為我們要說的,可能不見得是會讓人滿意的答案— 

對我們而言,「預防」這種事就有如「負面心想事成」──因為害怕某件事情的發生而去進行的行為,反而會召喚那件害怕的事。

所以,我們能給的建議就是:吃好、睡好,穿得保暖、保持平常心就可以了! 

然後說到「治療」,其實對於經方學習者而言,傷寒論萬變不離其宗,就是「對證」,只要對證,就能達到最大效果。

 

Akio Lin 如果以西醫所謂的支持療法的過程中 讓中醫師主場處理 相信會有很多讓人充滿希望的案例

檢測儀器的記錄可以讓老祖宗的智慧獲得更強烈的印證與佐證 特別是在病跟症的轉變 如能搭配六經傳輸的記錄 更是珍貴的資料

針灸在支持療程中應該也可以發揮不少威力

期待在更多有心人的投入下 開發更好的診療流程與處理建議

脈的變化就是需要有經驗的醫師來取樣 例如機器學習把特徵抽取純化 找出真正的判別點與病程轉折變化

 
老祖宗憑藉著一些基本思惟推演的智慧結晶 搭配現代的儀器佐證 是可開創新局的
 
 
當張仲景遇上史丹佛 其實口罩的效果有限,病毒遠小於N95或外科手術口罩能抵擋的顆粒大小,重點是手不要亂摸眼睛、鼻子、嘴,手容易沾到病毒細菌,一不注意去摸臉上,那就不太好了。
我會注意自己身體的感覺,在覺得不太對勁時,就會服用些簡單的藥方,趁早改善狀況。
 
 
Margot Huang 看到這消息真的很開心,很好奇的是為何這麼大的突破沒有被國際媒體報導。
當張仲景遇上史丹佛 等河南省官方正式公布後,應該會得到媒體的關注。
 
 
William Lai 謝分享! 想再問深入一點。被確診的康復者,是不是也代表,他們再沒有傳染性? 一切症狀除去,會不會只是變成 隱性的 “帶菌者”??
當張仲景遇上史丹佛 除了肺部CT及各種檢測正常外,還得連續兩次核酸檢查陰性,也就是沒有病毒反應,才能夠讓病人離開隔離區。
 
 

各位朋友們~
之前我在文章中提到酒精無法殺死病毒,
指的是諾羅病毒、腸病毒、輪狀病毒...
等沒有外套膜的病毒。
這次的武漢肺炎病毒,
跟13年前的SARS一樣,是冠狀病毒,
75%酒精是有效的。
當然,漂白水、次氯酸水也是有效的。
不過請特別注意,
這些東西是拿來做環境消毒的,
可別吃進肚子裡。
喝高度數的酒,可是無法殺死體內的病毒的喔!

 

此外,口罩用過之後,
就算噴酒精、加熱殺毒,
也是沒辦法恢復防護力的,
請直接丟棄,不要二次使用。

Remdesivir(瑞德西韦)治疗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肺炎的临床试验由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在武汉疫区进行,270名轻度/中度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随机盲法安慰剂对照三期研究,预计开始时间为2020年2月3日,4月27日结束。

 
 
大陸微博博主"子陵在听歌" 
写了篇文章回顾了Remdesivir(瑞德西韦)的开发、解读了 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文章、解答了一些争议及一些网络讹传。
(摘錄) 
应用Remdesivir治疗2019-nCoV。 
1月31日NEJM这篇brief report报道的美国第一例输入型2019-nCoV感染病例,
该患者从1月21日到1月26日发热在38.8摄氏度以上。 在1月26日也就是住院第七天晚上,该患者接受了Remdesivir治疗,其临床症状出现了较大改善,他不再需要吸氧,氧饱和度也恢复到了94%-96%。该患者接受静脉注射, 
但是该研究没有提供患者用药前/用药后的外周血病毒血症/病毒载量数据(仅有鼻咽/口咽拭子病毒RNA数据) 
 
因此基于这些证据,无法判断其症状减轻是否归因于这个药物。
 
 如前所述,急性病毒感染具有自限性(鼻咽/口咽拭子RT-PCR病毒RNA降低),
 同时,
该患者接受了各种支持治疗,这些治疗可能对其症状缓解也有很大帮助。
 
根据我所讲述的ZMapp的例子,除非在RCT中或回顾性研究中具有统计学显著性,否则无法通过一例病例证实某种药物的有效性。
 
 

(2020.01.21.)
黃瑽寧醫師:關於武漢肺炎,帶你看懂2019新型冠狀病毒
(資訊更新中)
1. 傳染力:跟流感病毒類似。
2. 重症率和死亡率不太高:也跟流感病毒類似,中老年人會高一點點。
3. 病毒繁殖速度,和抗體產生的賽跑:
 
日本29日開始從武漢撤僑,連續3天撤回565位日本公民,共主動篩檢出8名感染者,其中幾名是輕症患者,甚至無症狀,
(詳見原文)

 

有数据显示:
死亡患者的年龄普遍偏大,有人患有基础疾病,包括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帕金森综合症。老年人伴随慢性病史,使得他们面对病毒时格外脆弱。

其实病毒只是导火索,疫毒主要引爆的是慢性病和老年化导致的正气不足这个炸药桶。
那么,为什么这些人正气会不足呢?原因是多方面的,
比如,抗生素的滥用,伤损人体阳气,导致阳虚而生命力减弱;
(打點滴)输液滥用,导致阴盛阳衰;
 
(血管)支架滥用,妄耗人体心阳;
药品滥用,是药三分毒;
 
加班、熬夜、996,都消耗着人体正气,导致五脏六腑失去平衡;
不良饮食、起居习惯,导致正气渐弱;
久坐,从不运动,阳气不能宣畅,阴霾凝滞……等等。
 
医学的目的是让人更健康,更长寿。当人们把延长寿命作为健康努力的标准以后,正气这个指标被忽视了。
由此导致的结果是,滥用药物、手术等造成了大量的正气不足的慢性病患者,尤其是老年慢性病患者,他们是这次疫情主要要攻击的对象。

中医所讲的正气不足,类似于现代医学所讲的免疫力低下,或自癒力低下。

***养正的思路与方法***
 
我的老师黄煌教授在谈到中医防治新冠肺炎疫情时强调:“对于大病后的调理,中医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恢复正气的方法很多,方子也很多,但还是要看具体的人。
___总的原则是恢复食欲、调整睡眠、通调二便、清除餘热等。同时配合食疗。”

*以下解读黄煌教授提出的这四点养正思路与方法:

一则,恢复食欲。
 
中医认为,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脾胃不虚,则气血有根。况且,此次疫病存在着一种最重要的病机,就是湿浊内滞。
湿浊内滞导致脾不能升,胃不能降,中焦滞塞,自然就会食欲下降。
所以,化湿很重要。化湿要依赖脾阳。
脾主运化,脾阳旺盛,则湿浊得化,自然不会积滞,从而与热毒或寒毒勾结而成疫毒。可以说中,养脾胃是重中之重。

如何养脾胃,我建议清淡饮食。有人问,那如何保证营养呢?清淡饮食有助于调养脾胃,脾胃得养,正气来复,自然就会运化升清,使清气左升,浊阴右降,人体五脏六腑升降平衡自然归于和谐,哪里还会缺少营养?!

二则,调整睡眠。
 
其实就是早睡早起。早睡是不熬夜,要求在亥时(晚上9-11点)就要争取睡觉了,至子时(晚上11点-凌晨1点)正好处于深睡眠状态。子时天地阴阳转化,人身阴阳亦转化,就能跟上天地的节奏,得天地的护佑。
 
若熬夜,这是自损正气的行为。正气越虚的人越不能熬夜,况且,熬夜还会导致猝死。

早起,有助于让我们跟上太阳的节奏,让人的阳气该升就升起来。早睡让阳气沉潜有力,早起让阳气生发有力,这样人体的阳气圆运动就会越大越圆,人也就越来越健康。

三则,通调二便。
 
二便主司排浊,包括饮水和食物经脾胃运化升清散精后的浊毒,大都通过大小便排出体外。
 
排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养正方法。每天浊毒得排,则正气来复,循环无端,生命之火即绵延不熄。

二便皆由肾所主司。肾气旺则主司二便功能正常,二便自然通畅。若大便不畅,则湿热浊毒内滞,甚至上攻于头面,会出现头晕、眼红、牙痛、痘痘等各种不适。小便不畅,毒浊不得外泄,反而上扰心神,亦会导致失眠、梦多诸不适。

我们自己在生活中都有体会,若二便通畅,往往周身轻松。若二便滞塞,则往往拘急难忍,甚至坐立不安,烦扰躁动,如此如何能恢复正气呢?!

四则,清除余热。

感染疫毒后除以湿浊为主要病机外,还会有热。热邪郁于三焦,攻逐上下,让人产生各种不适症状。热邪滞久,则耗气伤津损血,导致气虚、津亏,甚至血瘀等病机变化。而且,越是正虚,越容易出现低热不退。
 
养正,就要祛除余热。如何祛除呢?我的建议是,若有湿,先祛湿,湿祛则热势即孤。
 
老年人或慢性病患者其低热有几种病机,或因于阳虚,或因于阴虚,或因于气虚,当辨证用药。比如,因阳虚者可用四逆汤;
因阴虚者可用青蒿鳖甲汤;
因气虚者可用补中益气汤,大概可按此思路用方加减。

四、疫毒类似于流感,扶正是关键
 
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毒其实与流感颇有相似之处,
一则,都有传染性,不过此次疫毒的传染性更强;
二则,新冠肺炎的初期也有类似于流感的症状;
三则,正气不足的人容易感染疫毒,与流感类似。
 
为什么会恐慌?因为未知。或者说,因为无知才会造成恐慌。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协调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工作组成员安东尼•福西说,他经常被问及,在如此多人因季节性流感面临死亡之际,为何政府却在关注新型冠状病毒。
 
福西说:“原因是,尽管流感发病率和死亡率更高,但季节性流感存在确定性。
我可以告诉你,当我们进入三四月份时,感染人数就会下降。”也就是说,因为不了解新型冠状病毒,所以,即便该病毒看起来没有流感危险,人们的焦虑水平也不会下降。

那么,为什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导致这许多人死亡呢?我的观点是,可能是滥用了过多的药物,导致本来就脆弱的人体正气又遭受一轮更重的打击,由此而导致死亡。

有人问,若仅有症状,但未确诊,医院不收,怎么办?我的建议是:马上回家!自我隔离!好好养正!养正的方法很多,参考我之前的论述即可。
 
正气为本,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治疗病毒感染,现代医学从来就没有特效药。
最好的方法是扶正祛邪。方法是选择中医。关于如何治疗病毒感染,读者可细读我的文章,道理自明,方法自明。

 

當張仲景遇上史丹佛(FB)
 
2月3日:今天武漢發佈多個中西醫結合治癒病例出院,開封政府立即宣佈病人治癒,即日正式出院,下次武漢肺炎官網更新時,應該就可以看到通許治癒記錄。早知如此,為何不遵照國家兩次基因檢測陰性的痊癒鑑定標準?通許病人比武漢病例更早確定基因檢測陰性。
 
 2月4日:政治問題永遠走在醫療問題的前面。開封市自己官方宣傳網站說一個治癒出院病人 http://news.kf.cn/2020/0205/430101.shtml ,可是就是不說明是哪個縣,也不准通許人民醫院發佈相關消息,也似乎推延上報中央,因為一旦上報,官網就會顯示出通許治癒人數。為什麼?大家自己猜想吧!====================
 
 
 
 
 
 
 
Remdesivir(RDV)治疗2019-nCoV的临床试验登记信息今天在ClinicalTrial.gov上线了
 
这是目前最新的官方信息。试验资助单位是首都医科大学,负责人为中日友好医院曹彬。
该3期临床试验为随机-安慰剂对照-双盲试验。该试验入组308名病人,含两翼(实验组对照组,两组人,two arms )
试验组在第1天给予RDV 200毫克负荷剂量,然后每天给予一次静脉注射100毫克的维持剂量,持续9天。
对照组给予安慰剂。
该试验终点应用初级指标和次级指标予以评价,初级指标主要为监测28天内临床症状和体征改善,包括发热、呼吸频率、血氧饱和度和咳嗽。次级指标更为详细,包括28天内PaO2/FiO2 改善,吸氧频率,上呼吸道病毒qPCR和病毒载量等等。

之前网络传言的“只接受轻中度病人”的说法并不确切,因为将急性病毒感染分为轻、中、重的说法本身就不准确。该试验入组条件包括18岁以上,RT-PCR+影像学确证病例,发热,呼吸频率增加,在发病8天内,未参加其他相关临床试验,并签署知情同意;在排除入组条件上,主要排除入组的标准是有严重其他系统器官并发症,包括SaO2/SPO2≤94%, Pa02/Fi02 <300mgHg等,严重肝肾损害,孕妇或哺乳期妇女等。
该试验预计4月27日结束。
 
子陵在听歌:回复@暗夜_赤瞳:血氧饱和度和氧合指数是评价通气功能、是否有ARDS乃至呼衰的。2019-nCoV感染是一种传染病,ARDS是肺部感染的并发症。
 
***但RDV治疗的是感染本身,而不能治疗ARDS或呼衰。
 
所以说只给轻中度患者RDV是不确切的,感染本身不存在轻、中、重度。
***另外到了ADRS阶段,肯定无法给病人临床试验了
 
暗夜_赤瞳:不是,(樓主)你仔细看这308例的标题就是mild to moderate,后面会有另外的438例对重症。看目前308例的入排,就是第四版诊疗方案的普通型,而不是重型或者危重型。
 
黄建平J:临床试验入组标准,发病8天以内,结合SaO2/SPO2的要求,就是轻中症啊,重症另外有一个400多人的临床试验,还没有登记。
haifengddddddd:用安慰剂的都是轻中度患者,三百人。另外400多人重症是直接用的,同情用药,这个应该不算双盲实验内的。
 
 
Remdesivir(RDV)瑞德西韋可望來台測試,傳染病防治醫療網台北區指揮官張上淳向《環球生計月刊》表示「我國政府已與吉利德接洽,將有機會取得該藥物供國內需要的患者使用」,而陳時中今也證實已商請藥廠保留一部分給台灣。
 
 
克力芝,一种针对HIV感染者的抗病毒药物,在国家对新型冠状病毒诊疗的方案中被列为抗病毒治疗药物。
近日,全国多地HIV感染者将克力芝捐赠给武汉新冠肺炎患者。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一批中西医结合治疗患者出院#】6日上午,经过中西医结合治疗,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18名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痊愈出院,其中住院天数最长的18天,最短的6天。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张伯礼表示,中医和西医各有优势,相互支持,此次出院的患者是接受了中医为主的中西医结合治疗。
(记者侯文坤、胡喆)
 
 
                                                                                                                                                                                            
*細讀歷史,鑑古知今*  
1972年第25屆世界衛生大會(WHA)決議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取代中華民國在世界衛生組織的席位。
自1997年起,中華民國政府每年都嘗試以不同名義(如以中華民國正式國名,或改以臺灣、中華臺北等折衷名稱)重新參與世界衛生組織以及世界衛生大會,但均遭到WHO秘書處的拒絕 。

馬政府時期 ,兩岸關係大幅改善 。 ===2009年,WHO同意中華民國政府以觀察員身分參加世界衛生大會,同年5月行政院衛生署署長葉金川以「中華臺北」的名義接受世界衛生大會的邀請。
 
蔡政府時期 ===2017年5月,因兩岸關係惡化使臺灣首次未能取得觀察員邀請函,最後經外交管道折衝,取得10張旁聽證。

[註]2003年SARS期間中華民國的病例列入中華人民共和國疫情
[註]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在世界衛生組織的疫情通報網頁上,中華民國的病例列於「中華臺北」項目下 。
***詳見原文 https://zh.wikipedia.org/zh-tw/中華民國與世界衛生組織關係_(1971年後)
 

a028.jpg

 
 
 
 
2020/02/01報導
除了武漢肺炎疫情發威全球關注,春節期間流感更是到處肆虐,光是從除夕到初五,到急診的類流感病患有近四萬人,是近五年來第二高,
 
上週流感重症病例有61個,其中更有13人死亡。

醫生:「通常A型流感是主流,但這次我們看到大部分得是B型流感,但有可能跟菌株有關或病毒基因突變。」
 
 

a019.jpg

 
 
李宗恩醫師(文) 
 
中國國家中醫藥管理局2月6日重大公佈,以東漢張仲景所著「傷寒雜病論」中多個方劑組合的「清肺排毒湯」, 在4個試點救治確診病例214例,3天的治療下,60%以上患者症狀和影像學表現改善明顯,30%患者症狀平穩且無加重,總有效率可達90%以上。
 
「清肺排毒湯」的基本組合,可以說是大青龍湯、射干麻黃湯、五苓散等為主的藥方,是很典型的經方開藥方式,我在1月21日文章「從非典到武漢肺炎」裡討論過多年來嚴重流感肺炎的進程,列出大青龍湯及射干麻黃湯的加減,
 
同時,這也是我們在通許人民醫院成功治癒武漢肺炎的治療方向。 
 
唯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發佈的「清肺排毒湯」為通方,期望能同時適用於輕型、普通型、重型的患者,劑量偏輕,也沒有列出葶藶子、大戟等加減,對於嚴重肺積水、胸腔積液的病人,可能力度有些薄弱。 
 
不過,這是我看過各級政府發佈中醫治療武漢肺炎的指導中,最到位的一個,也直接推崇「傷寒雜病論」的經方思維。更欣慰的是,這是中國中醫最高管理單位發出的指示,這間接肯定了我們多年來推廣經方中醫的努力。
 
https://www.guancha.cn/....../2020_02_06_534912.shtml...... 据专家介绍,清肺排毒汤由汉代张仲景所著《伤寒杂病论》中的多个治疗由寒邪引起的外感热病的经典方剂优化组合而成,组方合理,性味平和,可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轻型、普通型、重型患者,在危重症患者救治中也可结合患者实际情况合理使用。 该方也可用于普通感冒和流感患者。
 
但该方为疾病治疗方剂,不建议作为预防方使用。
 
清肺排毒汤
麻黄9g 炙甘草6g 杏仁9g 生石膏15~30g(先煎)
桂枝9g 泽泻9g 猪苓9g 白术9g
茯苓15g 柴胡16g 黄芩6g 姜半夏9g
生姜9g 紫菀9g 冬花9g 射干9g
细辛6g 山药12g 枳实6g 陈皮6g
藿香9g
务必使用传统中药饮片,水煎服,一天一付,早晚两次(饭后40分钟),温服。
如有条件,每付药服用后服大米汤半碗,舌干津液亏虚者可多服至一碗。
3付一个疗程。
(注意:如果患者不发烧则生石膏的用量要小,发烧或壮热加大生石膏的用量。)
 
江守山醫師: 
看起來像偏方,卻隱含學理。蜂蜜蜂膠可能對抗冠狀病毒,熱威士忌提高核心溫度,如前貼文所言。我相信採取這個方法的英國醫師也是經過深思熟慮。如果在台灣,衛福部會出來斥責為謠言!
 

a020.jpg

53歲的英國商人史蒂夫·沃爾什(Steve Walsh)在新加坡感染病毒後,經法國返回英國,將病毒傳給了至少11個有接觸的人。
他是英國境內確診的第一個被感染的英國人。
周二(2月11日),仍在倫敦聖托馬斯醫院隔離的沃爾什公開發表聲明,對所有被感染者表示慰問。並表示自己已經「完全康復」。
沃爾什在聲明中透露,他在知道自己曾與一個受感染者有過接觸後,聯繫了家庭醫生、撥打了英國全民醫療系統(NHS)的熱線電話111,並聯繫了英格蘭公共衛生部門。
他說:「我收到建議到醫院的一個單獨病房隔離,*儘管我沒有任何症狀,之後就按照要求自行在家隔離。」
「當最後確診之後,我被送到了醫院的隔離病區,一直到現在。為了謹慎起見,我全家都被要求隔離。」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uk-51460968......

 

 

 

 
具有西醫背景的石原結實博士,運用中醫和自然療法探求疾病的成因,
長期看診的總結: ”病從寒中來 ”
「升溫、排水、凈血」健康法
(節錄)
---50年前的日本,孩子們的平均體溫都在37℃左右,成人的平均體溫在36.5℃-36.8℃之間。 現代人幾乎一年到頭都處於低體溫中,何謂「低體溫」?就是指體溫不到36.5度 。我們的身體在36.5 - 37℃ 的體溫下運作得最好。然而,近來卻有人體溫不到36.5℃,甚至不到36℃。
現在門診病人的體溫,頂多也只有36.2℃-36.3℃,大部分的人都是三十五度多左右。與五十年前相比,體溫大約降低一度左右。
---體溫對身體健康的影響,包含了對代謝及免疫力的影響:
體溫每降低1℃,免疫力就會下降30%,基礎代謝率就會降低12%。
體溫上升1度,免疫力增強5-6倍。
人體內的腸子,擁有全身七成的免疫細胞,一定要設法溫熱腸子。(外可用"肚圍"保暖)
(註:艾灸神阙、气海、中脘就是很好的温热肠子的方法。 )
---醫學上已確認,癌細胞容易在35度的低溫下增生。
 
 
體溫下降的原因 . . . . . .  參見
 
 
黑夜奇俠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1052317105128745&id=837370859956705                                                                                      (2020.02.07 地球日報)
新加坡內政部長強調,政府不會容許不理性的排華和種族主義情緒思想蔓延,
如果本地房東不負責任地驅趕接受居家隔離或申請缺席假的租戶,未來可能面臨 限制,甚至是被禁止出租房屋給外籍工作準證持有者
 
(2月5日),李顯龍夫人、淡馬錫控股首席執行官何晶發聲力挺中國,回嗆《紐約時報》一篇題為《新冠病毒危機暴露中國治理體系的失敗》 的報導。
她在臉書反問:“那麼美國的B型流感危機又暴露了什麼呢?”
 
許多網友留言贊同何晶評論,認為美媒報導有失偏頗,轉換了問題焦點。
有人指出,“美國B型流感患病死亡人數目前遠超中國”。
也有網友說,兩個國家都出現了傳染病,        紐約時報》之所以把新冠肺炎疫情上升到他國政府治理水平高度,是因為帶了西方的偏見。
 
這位網友留言道:“我們來比較一下美國體制吧,很可能就是因為美國政界和新聞界對流感疫情漠不關心,讓流感恣意傳播,數以萬計的人因此喪命。這造成大量人命傷亡,但沒有人批評美國政府。
此外,那些帶著偏袒西方的世界觀的人們,總是瘋狂地猛烈批評與自己價值觀不同的文
這就是西方媒體、尤其是《紐約時報》。”                                                                                                                                                                                                  
 
山川異域,日月同天;
寄諸佛子,共結來緣。
~ 唐.鑑真
a128.jpg
 
從1月21日開始,河南開封通許人民醫院奈院長下令全院一千多位醫護人員服用中藥預防,醫院免費提供給全院同仁。在隔離病區的醫務人員,更是每天多次服用中藥,除了預防傳染外,也支持他們體力透支的身體                                                                                                                                                                                                                                    與患者直接接觸過的十八名醫護人員,均已隔離十四天期滿,基因核酸檢測均為陰性,無一人感染                                       醫院一千多位醫護人員,為對抗武漢肺炎疫情堅守著崗位,不忘救人的初心!
 
关于这次肺炎,我们听听这位在武汉开诊所的西学中大夫怎么说:

“我是在武汉市开诊所的个体医生官旭东,我们个体医生一天到晩和患者摸爬滚打在一起,比其他医生对冠状病毒肺炎更了解,更有发言权。
 
特别是,我作为一个在西医大学毕业,又在湖北中医学院系统学习过三年中医,对此次疫情有更深刻的认识和经验。

在此将我对新冠肺炎的治疗经验分享出来,让大家少走弯路,少受痛苦。

在西医方面,我亲眼目睹患者病情加重。有些患者因为医院人满为患,将输液带来请我们代注,我仔细查看患者化验单和输液单后告之:你血常规白细胞只有三千多(正常四千一一1万),而你还继续输注头孢类和喹诺酮类,这样会加重你的病情的!
但患者说:“医生说我是肺炎,不消炎不行,就按医生的话做吧”。

结果第二天患者症状更加严重了,而且发高烧,患者只得求我为他再诊。
这种病人我们采用克林霉素十炎琥宁或者利巴韦林严重者加中药小青龙汤当天解除患者痛苦,几天就痊愈了。


通过这些案例我想说明:虽然都是肺炎,
***但一定要分清是炎症性(白细胞高)还是病毒性(白细胞低),血象高者才可用头孢等,而且不能多用久用;
 
反之血象偏低者,万万不能随便用抗菌素,只能加强抗病毒治疗。


在中医方面,我感觉不光是武汉市,包括全国几乎都是被“风寒外袭,肺卫受邪”。
 
=======很多患者都是恶寒、发热、咳嗽、流鼻涕,病程发展后,逐渐出现呼吸困难,喘息,其实在这个阶段用中医的小青龙汤立马可以解除上述症状,一般都是一包药症状解除,三包药基本上痊愈!!我的很多患者我都是这样治疗的。


当然如果患者病情转化,表证消失(无恶寒发热流清涕等),
只有里证(干咳无痰甚至躁咳),这个时候小青龙汤是不适合的。


在这里需要强调:只要你清痰稀痰多,甚至哮喘呼吸困难,直接上小青龙汤立马解除痛苦。
遗憾的是,很多人只知道二个字:消炎!!他们哪里知道很多病不是你得来的,而是你吃药吃来的。
很多人自己给自己当医生,最后把自己治死了。所以我告诫大家:在这个寒凉时节莫随便用消炎等凉药!!!

因为诊所弹尽粮绝(中药用尽)今天关门歇业。在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的这段时间里,我接诊了许多病人,虽然有些病人是以发热咳嗽的感冒症状来求诊的,但如果你治疗不当,病情越来越重,那么他很可能是或者发展成冠状病毒感染;
反之,
如果你的治疗得当,病情越来越轻,这个潜在的冠状病毒患者也就痊愈了!
 
这就是中医: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

很多从医院里转回我这里的患者告诉我,医院里人满为患,很多人等10多个小时都看不到病,所以我很心疼这些患者,我愿意当支愿者去贡献我的力量,我更希望国家重视用中西医结合方法,来战胜新冠肺炎这场国殇。 
香附医生:我是西医院里的中医大夫,除了诊所,这几年医院里的西医不可能白细胞低还输抗生素的 
咕噜噜喵:是不会输,但是也会赶紧开升白的中药让患者吃 
小嗨皮Ella:我们这里白细胞低于4万,中性也低于最低值,还让吃阿奇霉素呢 
BELM_T:火神派中医大师李可也在抗击非典疫情中献方变通小青龙汤,
 
法新社報導,世衛已宣告武漢肺炎構成「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且給予這種疾病的官方暫時名稱是「2019新型冠狀病毒急性呼吸道疾病」(2019-nCoV acute respiratory disease)。
 
「2019」意指這種病毒是在2019年12月31日首度獲得確認,
nCoV代表的是「新型冠狀病毒」(novel coronavirus),意味它屬於冠狀病毒家族。
 
世衛新興疾病部門官員范科霍芙(Maria Van Kerkhove)7日向世衛執行委員會表示:
「我們認為提供一個臨時過渡名稱相當重要,不讓任何地點與疾病名稱有關聯。」
 
 

子陵在聽歌
2月8日 07:08來自iPhone 11 Pro Max 
今天有兩組2019-nCoV數據極為重要。
左圖世界衛生組織的流行病學專家Maria Van Kerkhove公佈的數據,她指出通過分析17000個2019-nCoV病例發現,
82%是輕症,15%是重症,3%是危重症。
右圖數據為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在JAMA上發表的重要文章,發佈了住院病人臨床表現的回顧性研究(關鍵詞是住院病人)。
 
該研究指出,從1月1日到1月28日收治的138例2019-nCoV肺炎的住院病人中,29%為醫護人員,12.3%為院內感染2019-nCoV的病人,這說明41.3%的患者為在醫院內感染2019-nCoV,這個數據值得引起警醒。
 
另外138名患者中36人收入ICU;102名患者未收入ICU。
剩下的內容與1月24日Lancet文章十分相似。平均年齡56歲,54.3%為男性,64%有基礎疾病或合併症(如高血壓、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等),
主要症狀為發熱(99%病人)、疲勞(70%病人)、乾咳(59%病人)等。
 
從症狀開始到入院中位數7天,從症狀開始到發生ARDS(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中位數8天。
且19.6%患者發生ARDS(ICU患者61%發生ARDS;非ICU患者僅5%發生ARDS)。這提示該肺炎引起ARDS十分凶險,因為發生ARDS患者很多剛剛收入醫院。
 
138名患者中90%接受了抗病毒治療,
45%接受了皮質類固醇激素治療,
12%接受了有創機械通氣。
 
截止到2月3日,34%病人出院,4%死亡。
 
pig-three:1月20号之前裸奔的医护大规模感染……
巴斯buzz4:有个武汉人讲他父亲,就是去医院(20日以前)看其他病时感染死亡的。
不白和尚:一开始医护人员感染,但没有发病。潜伏期长。 
Maria是世卫组织的流行病专家
YY与兰花:全国已经抽调了一万多名医护人员到武汉支援,大家就知道武汉倒下的医护人员数量不会少。
刘希希的爸爸:新开的病床数多是更重要的原因 
为什么是重复的用户名:WHO给的治疗方案中明确说明不推荐使用激素 
 
Lancet发表了一篇Correspondence并置顶,提醒2019-nCoV有通过眼表传播的可能性。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眼科陆成伟等转述了一名患者戴有N95口罩,但是眼部裸露,而后发生了眼红等症状,最终被确诊感染2019-nCoV。带有2019-nCoV的飞沫和体液可能会感染人结膜上皮,感染可能引起局部炎症等并发症从而引起全身感染和肺炎。SARS-CoV可通过裸露的黏膜和未保护的眼睛传播,由此推测2019-nCoV也有可能通过眼部传播。这提示了给刚出现症状的感染者做结膜刮片的重要性;同时更重要的是,除了口罩,医务工作者要戴防护眼镜以保护眼睛。
小眼睛流氓兔的围脖:当时北大呼吸内科的王广发医生也是没保护眼睛被感染的
 
02.09.
从ClinicalTrial登记的入组/排除标准来看,轻、中、重症是根据临床表现来区分的,而不是根据病毒感染情况来分级的。Remdesivir是个抗病毒药,它的作用是抑制病毒复制,而它本身不能逆转病毒感染引起的继发损害和并发症,如ALI、ARDS、肝肾损害等等。但是目前临床并不检测2019-nCoV病毒血症/病毒RNA含量(甚至我不明确2019-nCoV是否有病毒血症),也不可能常规检测BALF病毒RNA含量,而仅检测咽拭子核酸+/-,所以无法客观判断抗病毒药物是否有效。

目前多种抗病毒治疗都是对NCP轻、中度患者有效,但对重度患者无效。根据我之前说的,急性病毒感染具有自限性,到一定时期会自然痊愈,因此难以鉴别对于轻、中度患者而言,到底是药物起效还是病毒感染自愈。而重度患者往往已经血氧饱和度和氧合指数很低,至少发生ALI或有其他器官损害了,所以挽救生命是急需优先解决解决的,抗病毒治疗则变成了次要。

另外一个常识是我反复提到的,Remdesivir是作用于病毒RNA聚合酶(RdRp)的,因为RdRp是病毒特有的,而人体不存在,所以Remdesivir才具有抗病毒的特异性且毒副作用较小
 
黑鱼周cnWATERS:分类本来就是主观行为,病毒的物种定义我也不清楚,但是按现在的客观证据看,2003的人类SARS-Cov与2019nCov在序列上只有80%左右的同源性,患病后的临床症状有明显差异,潜伏期,传染力等等特征都不同,显然不能认为是同个物种啊。
 
 
河南通許縣人民医院中药预防和治疗新冠肺炎的实践纪实 (感染科主任 汤英)

自2020年1月21日以来,我院收治外地返乡发热患者25例,其中确诊4人,武汉返乡17人,本地密切接触者6人,其他地区(有确诊病例的地区)2人。出院17人,其中有确诊病例1人;现住8人,病情都稳定 。我们全院职工无一人感染。

 

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我们中医的学习和应用。

这里我要感恩几个人:首先是我们奈院长的担当精神;其次是引领中医老师进入我们医院的张大叔;

更重要的是杨老师(倪海厦老师弟子)一年半来的义务带教;还有这次战疫中做后台技术指导的李宗恩老师(倪师指定传承人)。

 

下边介绍我们这次治疗的感悟和经验。

 

总的体会就是:

 

  • 要保护好所有的医护人员,这不是自私,如果医护人员都病了,哪来医护人员给病人看病;
  • 要“快!”“狠!”“准!”,还要有其他部门的大力支持。

 

依据医圣张仲景《伤寒杂病论》六经辨证,瘟疫能快速损坏三阳而进入三阴,故倪海厦老师一再强调要"快、狠、准",防御于未发,方能掌握主动。

 

具体如下:一、怎样保护医护不被感染,我们采取了以下措施:

全院所有人员都喝中药,院长免费提供,发放到科室,落实到个人,必须喝。但是,我们评估被感染的风险程度不同配方不同。

 

1. 关于行政,后勤人员,外科及一般内科工作人员,他们或者不直接接触患者,或者不直接接触发热患者,所以,他们只需要提升胸阳,让阳气充足,外邪不可干;用甘草干姜汤。

 

2. 对于发热门诊、急诊科以及普通发热病区的医护人员,他们直接接诊到外地返乡发热患者,所以需要加强防护,在甘草干姜汤的基础上,再给予桂枝汤加茯苓、白术。调节阴阳平衡,去除体内湿气,让他们处于一种平衡的状态,就不容易被感染。

 

3. 感染病区的医护人员,因为长期与病人打交道,且有近距离接触,所以更要加强药力。在上面两个方子的基础上,

(1)给予清肺的药物:射干麻黄汤。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这边冬天很冷,肺内易有水饮;冬天不怎么冷的地区,夏季到处都是空调,当从外边很热的地方直接进到很凉的空调间时,也会导致肺内水饮的产生,清除肺内水饮,让肺内血液循环通畅;

(2)如果医护人员有人咽干立即给予葛根汤加茯苓、白术;

 

(3)虽然医院规定半月轮岗,但是后期大家体力还是透支,这个时候就给予大家:茯苓四逆汤,增强医护人员阳气体力。

 

4. 让生活工作的环境充满“爱”和“艾”。我们医护彼此关爱,团结,整个团体充满人间的爱;我们也让大自然的“艾”围绕在我们身边,我们的办公区,值班室每天上午都点艾,艾香充满我们整栋楼;

 

5. 以上人员配发的药物是基本原则,这些药物药房都煎好,哪个同事出现什么情况,及时调整方案,随时都可以把药喝上;这样的方案保护了我们全院一千多名员工不被感染。

 

 

二、就是治疗。

  • 为什么要“快“:

我们从小学习历史,了解到过去的瘟疫出现时,染上的人有可能死在报伤的路上,大片的村庄人烟不复存在;这次新冠肺炎在武汉的情况,感染的人群迅速增加。所以,治疗瘟疫必须快

 

 

当这个疾病突然来到通许时,当初我们也不知道需要备什么,但是,只要病情需要我们会让病人2小时内喝上药,早期是我们夜班护士熬药,后来就是药房熬。

 

当药房的同事接到这边的电话:我们某某病人急需这个配方。药房的同事都会立即配药打成颗粒装袋熬,不走常规程序泡2个小时再熬,这样误事。

 

当120司机接到药房电话,立即有人去取药,司机发动车(我们医院是南边两个院,原来中药房在北院,我们病区在南院。

 

后来,为了方便,院长立即决定启用南院的中药房并且快速配齐所需药物,十分钟之内就到我们病人手上了;后来就把常用必须及时用的药煎好,各备5付在护士站,只要病情需要,随手就让病人喝上了。

 

  • 为什么要“狠”:

 

就是说用药要猛,因为疾病进展快,必须用猛药要快速控制住疾病的进展。就像打架吧,一招制敌。所以我们用麻黄,石膏,半夏,泽漆,生附子等等一些猛药。

 

  • 为什么要“准”:

 

这里有两层含义,一是用药准;二是判断下一步疾病的进展要准,这里体现了中医治疗未病的重要性及必要性。

 

三、具体体现在疾病的治疗过程中具体治疗给大家分享一下:

 

1.  体温在37.8℃以上,就给予大青龙汤,而不是等到高烧才用。之后,要根据发热的程度不同,采取4---8小时不等的再服方式。大青龙汤:麻黄30,杏仁15,炙甘草15,生石膏20---50,桂枝15,生姜3片,红枣60(也就是10个枣,要把枣剪开)。

 

此方是急性呼吸道传染性瘟疫流行的首选方:麻黄宣肺,肺主皮毛,麻黄可保证肺气与皮肤毛孔的通道畅通;杏仁补充心肺的津液,石膏凉肺护肺,不让肺被灼闷伤,桂姜枣加强胃气,炙甘草缓和心脏跳动速度。

 

此方所有药物所用的药量,依据病情病人来调整。瘟疫病情猛,入里迅速,故麻黄量要大,方能快速阻挡,同时保证肺与皮毛间的通道畅通。石膏则要依据病程和体温来调整,病程久或体温高,则量要大;病程短或体温不是很高,则量减。

 

杏仁补津,体温高,津耗大,则量大。炙甘草缓心悸动,如心动过快则量加。心脏有问题者禁用麻黄!!!改用荆芥15、防风15、葱白9根替代!!!

 

2. 如果在37.8℃以下就给予葛根汤加茯苓、白术。

 

葛根30,麻黄15,桂枝15,白芍15,炙甘草15,生姜3片,红枣60。

 

3. 如果胸部影像学没有改变,就加用射干麻黄汤,预防及阻止肺内水饮产生;也就是现在医学所说肺内炎症渗出的导致肺水肿,肺内炎症侵润;

 

射干麻黄汤配方:射干15,紫苑15,冬花15,麻黄15,细辛15,五味子25,生半夏25,生姜3片,红枣60

 

4. 如果入院时就有胸部影像学改变,就立即给予泽漆汤及茯苓四逆汤。这个时候再用射干麻黄汤力量就不足了,用泽漆汤强力去除肺内水饮、痰饮;同时还要加强心脏的力量提振阳气,给予茯苓四逆汤。

茯苓15,炙甘草15,干姜15,

 

红参15,生附子10,泽漆15,

 

半夏25,紫参25,白前25,

 

黄芩15,桂枝15,生姜3片

 

5. 如果病人咳嗽声音重浊,其实就是大气管出现了痰饮,就加用千金苇茎汤:

 

芦根15,桃仁10,冬瓜子10,薏苡仁30—50

 

 

 

6. 如果病人出现刺激性干咳,就是隔间有水饮产生,加用苓甘五味姜辛半夏杏仁汤。

茯苓20,炙甘草 15,五味子25,干姜15,细辛15,半夏25,杏仁15

 

7. 如果病人有上热下寒的情况出现,就适当加用炮附子温下焦,当肾阳充足时才能够很好的纳气。

 

8. 当病人有恶心时,就是疾病已经进入少阳,给予小柴胡汤加减:

柴胡25,黄芩15,炙甘草15,半夏25,党参15,生姜3片,红枣60(疾病的早期杨老师就发现会出现三阳并病)。

以上这些是基本的思路和用法,具体病情还要酌情加减,不可原版套用。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fection in China
狸角兽潜伏期中位数3天,最长24天,防不胜防! 
医学说书人:潜伏期中位数3.0天(范围0~24天),意味着14天的隔离期并不能完全暴露感染者
ChuHsiaoFeng:超过14天的病例极少

 

 

台灣今(9)日出現第18例確診個案,也是台灣首例「無症狀感染者」

新冠肺炎高傳染低致死 公衛專家陳建仁:冠狀病毒恐流感化
他說,全世界在2003年、2009年和2019年分別面對SARS 非典(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H1N1新型流感和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嚴峻挑戰,這三次大流行造成了在數十個國家,為數眾多的確定病例和死亡個案。
 
雖然這三種病毒都是透過飛沫或觸摸口鼻分泌物而傳染,但是它們的發源地、流行期間、動物宿主、傳染力、致死力以及防治對策並不相同。
 
小玉:
 RNA病毒與DNA病毒不一樣,前者突變非常迅速,疫苗研發出來之後可能就已經又突變而對疫苗無效,常常施打的固定疫苗大部分為DNA病毒使用。流感也是RNA病毒,每年都是以過去流行統計預測來製作與施打預防,若預測錯誤會比較大規模傳染
 
Lin 全篇重點是"等"新冠肺炎疫苗問世。但RNA病毒會一再演變,到時候跟流感疫苗一樣打了沒用。
 
 
流感有不同型,同一型中還有不同亞型,疫苗也是要預先準備的,政府單位會做出相應預測來準備,但也有猜錯的時候,或是兩種型流感同時爆發,這就是對什麼說疫苗也沒有100%的保護力,
(日本1月29日開始從武漢撤僑,連續3天撤回565位日本公民,共主動篩檢出8名感染者,其中幾名是輕症患者,甚至無症狀,)
 
(轉)
選擇中醫__董洪濤
有人問,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用中醫能抗病毒嗎?其實,中醫不是抗病毒的,中醫從來不認識這個新型冠狀病毒,但中醫可以調節人體的陰陽臟腑氣血平衡,讓病毒無法在人體呆下去,於是人就康復了。中醫從來不抗病毒,也不殺滅病毒,中醫只是調節自己,因為中醫以內求來治病。
 
 
中醫觀點 : 新冠病毒致病的原因分析                
從中醫來分析,發熱是典型的正邪交爭反應。邪氣侵襲在衛分或氣分,正氣攻邪,邪盛而正亦不衰,則會出現高熱。若正氣漸衰,抗邪無力,則會出現低熱。
為什麼有的人在感染病毒數天后都不發熱?這是因為體內濕濁偏盛,濕性粘滯,疫毒進入人體,與濕邪相結合,則或不發熱,或產生低熱。
 
除了發熱症狀外,這次新冠病毒感染的部分病人還出現了腹瀉等胃腸道症狀。
這是由於咽喉與食道相連,部分病毒可能通過咽喉部進入到消化道,通過感染腸上皮細胞以及激活腸道免疫反應,產生相關症狀。
從中醫來分析,濕勝則瀉。濕為陰邪,易傷陽氣。且之所以產生濕邪,與素體脾陽不振有關
脾陽虛則清陽不升,陽氣下陷,夾濁而下,即成腹瀉。
 
大多數年輕患者表現為輕症,正是因為他們的肺部上皮細胞狀態較為良好,對病毒入侵的天然反應迅捷有效。他們的免疫細胞功能完整、良好,即便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也可能不出現臨床症狀或者症狀非常輕微。
老年人的情況則不然,隨著年齡增長,人的機體功能開始退化,在應對病毒時,肺部上皮產生干擾素會“慢半拍”,產生的量也會少一些,這意味著,它們的免疫細胞釋放干擾素以及吞噬病毒的能力會有所下降,於是人體整體抗病毒能力下降。
 
如果老年人還有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等基礎性疾病時,其免疫系統功能更是薄弱,抵禦病毒的能力更差,更容易被病毒感染。
從中醫來分析,這是由正氣旺衰所決定的。疫毒屬外邪,邪氣外客則正氣奮起抗邪。若正氣健旺,則抗邪有力,正盛而邪衰,則即使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但可能完全沒有症狀,或者症狀極為輕微。
 
當然,即使人體正氣健旺,也不一定不會感染。人是否會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或者感染後出現的症狀輕重,也和入侵的病毒量有關。當病毒短時間內大量入侵機體時,即使是健壯的年輕人,其機體免疫系統也可能沒法控制住全部的病毒。這是因為邪氣太盛,正氣一時難以完全抵抗所致。
若正氣不足,則抗邪無力,正衰而邪盛,則邪毒容易自表入裡,向內深陷,越是深陷,病人的症狀越重,且預後越不好。
一般來說,一些老年人患者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等基礎性疾病,這意味著這些老年人的體質偏差,正氣素來不足,身體處於正虛的狀態。在這種狀態下,既無力自動康復,也無力抵抗疫毒,稍受疫毒侵襲,即容易患病。. . . . . . .. 
 
 
世界衛生組織(WHO)宣佈,
最初發現自中國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被命名為「COVID-19」。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被世界卫生组织命名为COVID-19;而引起这个肺炎的病毒,之前被称作2019-nCoV,今天ICTV(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正式将其命名为SARS-CoV-2。这就如同AIDS(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是疾病名称;而HIV(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是引起AIDS的病毒名称。COVID-19/SARS-CoV-2类似于AIDS/HIV。
本季累計流感重症人數已逼近千人,創下五年同期新高。上周56人流感重症,另有14人因流感死亡,
 
謹防新冠肺炎病毒的陽病入陰現象
     仲景在《傷寒論》中,把人體抵禦外邪的防線分為六個部分,從外到內依次為
腎和膀胱組成的太陽防線,
心包三焦組成的少陽防線,
肺和大腸組成的陽明防線,
心和小腸組成的少陰防線,
脾胃組成的太陰防線
以及
肝膽組成的厥陰防線。

     病毒等外邪入侵後,
太陽防線起作用會有惡風、惡寒、無汗、發熱、頭痛身痛、流鼻涕等症狀,這些症狀消失說明(病癒或者是)太陽防線失守,病毒長驅直入沒有反應,下面各個防線同理。
 
少陽防線反應會有口苦、咽干、目眩、往來寒熱的表現,
陽明防線反應會有高熱、表閉、大便不通等症狀。
 
 
太陰受邪會有腹滿而吐、食少納差、腹瀉腹痛等,
 少陰受邪會有但欲寐、心動悸、心衰心梗等症狀,
 
厥陰受邪會有消渴(不能化谷消水)、劇咳(氣上撞心)、饑而不欲食、腹瀉、上熱下寒、寒熱錯雜、手足厥寒等症狀。
 

      病毒感染後的症狀反應,與病毒的毒性、人體的抵抗力和治療得不得當息息相關。
 
毒性大的病毒開始就有可能越過三陽直中少陰;
個別人群如果平時三陽防線本就很弱形同虛設,也會直入三陰。
 
還有就是誤治,有的人群正氣尚可剛開始的症狀集中在三陽防線,這時的治療應該以強心陽補津液幫助人體抗邪為主。
可如果以輸液、抗生素、寒涼藥等下法治療,不僅對病毒沒有任何作用,而且會降低免疫水平、耗損人體正氣。表面看起來身體發熱等症狀消失了,其實是身體沒有反應能力了,讓病毒進入了三陰等人體更深層次。
 

       病毒深入到人體會有什麼危害?
簡單講會影響臟腑功能,會誘發癌症等陰實病,會造成免疫減弱甚至缺失降低抵抗力。
 
倪海廈醫師等很多大夫治療癌症的一個共同體會就是,從三陰一直治到三陽,最終表現為一場太陽病感冒,感冒病毒趕出去了,癌症就好了。
 
可見,不能認為症狀消失了就興高采烈萬事大吉,還要防範陽病入陰演變為其他形式疾病的可能與風險。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有些體弱的人還會伴隨心衰腎衰、心肺衰竭。
這些大多是三陰證表現。對此,如果不考慮三陰證的問題只考慮高熱毒瘀,予以輸液、抗生素、激素、清熱解毒等藥物治療,會導致陽病的症狀消失,而陰病症狀會加重。
 
此時看起來發熱、咳嗽等症狀已經消失,病毒也會處於抑制狀態進入更深層次而感染性降低,但對人體直接危害和潛在危險並沒有完全排除。 

   人們對此病不能掉以輕心,辨證予以中藥治療,直至陰病出陽、陽病治癒為止。
 

林EB.jpg

日本捐贈物資上的詩詞,
日本捐武漢:山川異域,風月同天。
日本捐湖北:豈曰無衣,與子同裳。
日本捐遼寧:遼河雪融,富山花開;同氣連枝,共盼春來。
日本捐大連: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
 
 
 
歷史回顧(專訪視頻)
邓铁涛老中醫谈当年用中医治疗SARS非典。 
 
2003年中医战胜SARS非典最后却遭冷落!
 
經方中醫孔醫師 
 

病毒再怎麼厲害,要在人體內肆虐
還是要 #正氣虛
這也是為什麼同是武漢肺炎
有的人發燒,有的人不燒
有的人潛伏期很久才發
有的人很快就發
(前面正不虛,後來正氣虛)

有的人發踹跟胸悶痛
有的人發咽喉腫痛、咳嗽

#發什麼症狀每個人不一樣
#取決於當事人自身哪個部分比較弱

——桂枝為什麼是加強免疫力的藥?——

我常跟同學分享
學習古中醫我們要 #一切依原文
對於桂枝的運用也是
盡量避免自己解釋

 

#對原文做分類歸納_找出邏輯

以下整理桂枝在原文中
最常見的症狀:
表:惡寒、發熱(燒)、汗出(能出汗)、怕風、身疼痛(四肢酸疼或關節酸痛)、頭痛、脈浮
裡:心悸、胸滿(胸悶胸痛)、短氣(呼吸短促、呼吸困難、喘...)

我們人體在感染傳染病時
(武漢肺炎也是其一)
常見症狀就是:
✔️四肢肌肉酸疼👉🏻桂枝所治的身疼痛
✔️發燒👉🏻桂枝所治的發熱症
✔️畏寒👉🏻桂枝所治的惡寒
✔️呼吸短促或喘👉🏻桂枝所治的短氣
✔️胸悶胸痛👉🏻桂枝所治的胸滿

既然桂枝所治療都是傳染性疾病的症狀
越用桂枝的相關處方
免疫防禦力會更強
感染的這些症狀當然也難發起來了

不過桂枝這藥
並不建議直接用或自行加減用
因為用錯很容易使大便更不好
會加重武漢肺炎中咽喉腫痛的症狀

所以除非對桂枝的原文運用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不然真想用桂枝加強免疫力的話
找專業醫師辨證找出適合的桂枝類方
才是安全又能預防發病的最好方法喔!

*(最新)*河南通許人民醫院第三位武漢肺炎病人痊癒出院  

笑.png

 
治療疫病的總原則是:扶正祛邪。
正為本,邪為標,正氣存內,邪不可干。
 
要扶正祛邪,就要先辨識症狀和體徵,找到邪正交爭的層次。
不同的人其症狀與體徵不同,說明邪正交爭的層次不同。
 
在三陽則重在祛邪,在三陰則重在扶正。
雖然中醫不懂病毒,但中醫的這種治療思路最科學,最嚴謹,也最能取得滿意療效。
 
 

www.hantang.com

www.hantang.com/chinese/ch_Articles/yellowking1.htm

正統中醫的八綱辨證法就是源自於"黃帝內經"一書,此書對於陰陽,虛實,寒熱說明很多,對於表裡較不明確,後醫將之整理出這八綱辨證法,其功不可沒,

 

我們的醫聖漢張仲景的六經辨證法就是源自於此,因為非常透徹了解內經的精神所在,

所以能夠將太陽,少陽,陽明,太陰,少陰,厥陰分門別類,對其中病情的傳變與預測及預防方式都下了定義與處方,

 

這種創舉替後世研究中醫的人開闢了一個捷徑,使研究經方的醫師能夠於治病時都能夠手到擒來,治病都能夠很得心應手,因此他是居功厥偉,其歷史地位是無人能出其右的,

 

正統中國醫學

w.hantang.com/chinese/ch_Articles/tridichinese.htm

 

按照六經辨證法,人體一受表症時,只停於表約六天(傷寒論曰一日),過此六天沒有好,病就會傳入少陽或是陽明,
 
所以必須掌握時機,務必在一有表症時,使用一方一舉將之立刻驅除,如此方可以治病於初始,所以我們認為百病風之始,失去此時機,病就會入裡,就會產生其他問題了,
 
 

六經辨証 – 中醫傷寒病診療基礎

www.shen-nong.com/chi/exam/diagnosis_sixmeridians.html

寒病開始時,風寒之邪從皮毛腠理而入,再循經脈深入臟腑,發病過程有特定規律。六經辨証針對外感病的普遍証候,根據症狀特點,劃分為六個証型階段,分別為太陽病、陽明病、少陽病、太陰病、少陰病、厥陰病,以此解說外感病勢,以及相互間的傳變(六經傳變)關係

六經是指(三陽:太陽、陽明、少陽、) (三陰: 太陰、少陰、厥陰)六條經脈而言。

傷寒病開始時,之邪從皮毛腠理而入,再循經脈深入臟腑,發病過程有特定規律。

中醫描述為由表入裡,正氣漸衰的過程。六經病的傳變,往往與正氣、邪氣、治療、體質等因素有關。

一般外感病的循經傳變途徑. . . . . . 

*(詳見原文)
 
 

真的不是我要臭屁,差不多又快要被我完全預言中了!

這個東西最後就會變得跟流行性感冒一樣,就差在最後要有「西醫專家的認證」才算數!

然後就是沒有用的疫苗被發明、接種。

之後,如果沒有流行他就說疫苗有效;

如果接種了疫苗還得到肺炎,就會說還好你有接種,不然會演變成重症;

如果接種疫苗還是得了重症,抱歉,你身體太爛、病毒變異⋯⋯,各種荒謬的理由都會出現!

#老把戲不知道還要玩多久
#專家們雖然沒有邏輯但是我還是搞清楚了他們的邏輯
#打流感疫苗就是為了要得到流感沒什麼好奇怪的

a023.jpg

(风向終於变了)
中医治愈率这么高,承认并严格执行为什么这么难?2月13日召开的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要求:强化中西医结合,促进中医药深度介入诊疗全过程,及时推广有效方药和中成药。加快药物临床试验,有效的要抓紧向救治一线投放,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
中央终于明确指出,强化中西医结合,促进中医药深度介入诊疗全过程,及时推广有效方药和中成药。 

突然之间,新华社、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等多家官媒迅速报道,而在此之前,除了中纪委和中国军网报道中医外,官媒措辞都非常谨慎,就连观点犀利的环球网在1月28日发表的关于中医的文章都自行删除,这背后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   https://mp.weixin.qq.com/s/x6V2HcKuc390Prz7ye019Q

这家伙只要会用葛根汤,基本可以抗病毒了,治好流感。因为葛根汤有麻桂也可以解表实毛孔郁闭。
(中西醫抗疫 《傷寒論》,在美國紐約中醫學院圖書館,一名中醫學員在查閱英文版中醫巨著《傷寒論》 ​​​​ )

a018.jpg

通許人民醫院娄副院長整理出來的基本參考流程如下:
(1)如果肺部CT無異常陰影,單純低熱、咳嗽、流清鼻涕,給予葛根湯(根據病人臨床症狀調整用藥)
(2). . . . . . 
 
新闻:一病人连续5次病原核酸检测均阴性,第6次核酸检测呈阳性,才被确诊为新冠病毒肺炎——这说明核酸检测有缺陷性。现代医学认为,找到病毒才算是确诊,否则就不是新冠病毒感染。可是,难道对于核酸检测阴性者都要做六次检测去排查吗?中医认为,其实不必确诊,病人有症状有体征,直接辨证治疗即可。
JNWJXZ:广东一千三百多患者,仅有两个七八十岁的老病号死亡。这两个特殊病例可以忽略不计。这样,广东用中药治疗的治愈率就接近百分之百。死亡率不到千分之二。 
 
医院感染那点事-星火:李文亮1月10号感染,2月1号才检测核酸阳性,2月7号去世 
 
菲菲2956520793:这是西医的牺牲品,有点小症状马上中药干预,就不会死了
我来削你啦777:没办法,理论体系不一样! 
 
木土ay:年轻一代过度迷信国外的东西,在他们眼里西医就是科学的产物。政府对于传统文化,历史遗产的继承发扬,宣传保护不重视。或许有朝一日,等墙外开花墙内香的时候,才会有人想起来要重视。今天上海早新闻报道,上海用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达90%。第四批驰援雷神山的为中医医院的医生。希望中医凯旋而归!
美国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RDV),治到现在也就治好了一个(还不知真假)。让中国人来做试验!
 
 
截至2月15日24时,江西省确诊病例925例中,有878例使用中药汤剂或者中成药联合西医治疗,使用率达95%;
878例经过中医药或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患者中719例病情好转,有效率达82%;
239例治愈出院患者中有218名患者通过中西医结合方法治疗痊愈出院,占比达91%。
新闻:“江西两名纯中医治疗患者出院”——解析
省中医药防治专家组组长刘良徛透露,江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抚生院区收治的23名确诊患者中,有2名利用纯中医治疗的患者16日出院。” 
 
“目前临床上‘无症状’新冠肺炎患者并不少见。”刘良徛进一步解释说,
所谓“无症状”,只是指无发热、咳嗽等症状,
从中医角度来看,并非真的是无症状,实际上,在饮食、大小便、精神状态、体力、躯体感觉、舌象、脉象等方面已经出现异常,因此这部分患者是需要尽早有针对性地给予中医药治疗,可以有效遏制病情发展。
JNWJXZ:我现在最看好的是广东的数据,因为广东有省委书记力挺中医治疗。
日月昭昭乾坤朗朗:之前的梧州也是纯中医,甘肃也都是纯中医出院,但是未见报導 
xiaonidou:无症状所指是西医理论的,对于中医来说,不可能无症状,辨证施治因人而异恰恰可以非常有效的治疗疫病
 
【治愈率甘肃第一,湖北倒数第一!能给我们什么启示?】
甘肃之前有@甘肃刘维忠 大力推行中医药,大家都知道了。放在一段比较长的时间跨度来看,卫生厅长带头推广中医药治病保健作用,这个事正面影响是深远的。中国中医的发展,裹足不前,有很大原因就是带头的不给力。
 
******(2月17日)
河南開封通許人民醫院四位新冠肺炎確診病人 ,全部中醫快速治癒! (李宗恩醫師文)
http://andylee.pro/wp/?p=7409)*****************************
 
(截至2月15日晚20时)
2月12日,湖北疫情防控指挥部一份文件承认:湖北新冠肺炎患者中医药使用比例只有30.2%,远低于全国87%的水平。
而甘肃省,从救治全省第一例患者就让中医全程参与。
宁夏省更是对患者第一时间进行中医辨证论治,还为高危易感人群免费提供中药预防汤剂。
 
数据和资料告诉了我们铁一样的事实:
中医药参与率高的地方,治愈率就高;中医药参与率低的地方,治愈率就低。
治癒率: 甘肅(54.44%)      寧夏(47.14%)         湖北(8.98%)
文小叔:大决战时候到了,三支国家中医队奔赴武汉,首个纯中医治疗的方舱医院开始收治患者,中纪委、国防部纷纷为中医发声,未来就看中医了,大决战时候到了。
 
 
钟南山院士团队发表的论文曾出现过一例潜伏期为24天的病例,有人担心这有可能预示着新冠病毒在发生变异,传染性更强。有专家认为:“属个例,不必恐慌。在常见潜伏期以内的病例大概占95%以上,也有一些拖尾数据不在这里面,这和个体差异有关。
 
”从中医来分析,潜伏期长或与湿邪相关,因为湿性粘滞。
星的天籁:韩国那例不就是潜伏期间吃了抗生素,超过十四天才呈阳性。
 
(在SARS疫情爆发期间,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总共有8098例确诊病例,其中774例死亡,占总比例的9.6%。值得关注的一点是,在确诊病例中,1707例为医护人员,)
 
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播)案例:
1)一名10岁的男童,虽然并没有COVID-19的各种表面症状,但是肺部成像和血液检测却显示疑似感染;
2)一名在武汉医院接受手术的病人,在显示发烧症状之前,感染了治疗照顾的14名医护人员;
 

3)一名去武汉考察COVID-19疫情的医学专家,在回到北京后,最初的临床症状表现为仅为左下眼睑结膜炎,随后才显现出鼻黏膜炎和发烧等症状;
4)一名从上海飞去德国参加会议的患者一直是亚临床(无症状)反应,直到这名患者飞回中国。但是,和该患者有亲密接触的两个人以及两个无亲密接触但参与会议的人都被发现感染了。
(薇薇恩小姐:第四例去德国那例是有症状的,自己还吃了感冒药,只是同事没有察觉。)

 西醫的治癒率

停班停課最新通知 Taiwan Alerts

https://www.facebook.com/typhoon.tw/photos/a.357500970994792/2752738928137639/?type=3&theater

86432526_2752738931470972_17948333322534912_o.png

2020年2月6日,台灣第一例武漢肺炎病患痊癒出院,
基本上,依照醫院的SOP執行,進院後我們會從最基本的抽血,肝腎功能、血糖、白血球、紅血球,基本的生化指數一定會驗。
額外做流感快篩、PCR、X光,這幾項算是常規。
CT(電腦斷層)還不算在常規內,因為CT並不在我們負壓隔離病房內,要把病人拉出來容易污染環境。
 
病人剛開始進來的時候很累,因為肺炎所以氧氣不足,人整個狀態是虛弱的,病人是靠自己免疫力支撐。由於她的肺炎蠻明顯的,來的時候連續一個禮拜採檢都是陽性,而且病情起伏,那時候我們看X光片,心中很擔心,會不會需要到用呼吸器、或高濃度的氧氣;而當時治療只有用低流量的鼻管,就是接在牆上那種低流量的氧氣⋯⋯。 一般肺炎的整個療程我們叫「支持治療」,如果缺氧就一定要給氧氣,還有點滴注射,輔助生命跡象,讓免疫力作用起來,自己產生抗體把病毒消滅,在沒有特效藥之前,自己的免疫力最重要。
 
接下來病人臨床的表現就越來越好,氧氣依賴程度越來越低,所以是在往好轉的路上走;後來採檢變成陰性,我們就更有信心!基本上她整個病程,復原的算滿順利,以這樣嚴重的肺炎,能以這樣速度復原,而且靠的是自己的免疫力好,相當不容易!她熬過來、挺過來了! 我們大概定期4天照一次X光,隔一段時間會採檢,我們一共採了6次,基本上前面3次都是陽性那就是還不行,到後面連採了2次陰性就放心多了。國內是兩採陰性就符合解除隔離,但因為這是第一例,大家都很謹慎,所以就又多採了一次,才讓她解除隔離。
 
問:治癒出院後,還需要定期追蹤嗎? 
答:一定要啊!
她現在雖然可以回家,但會備著氧氣機,運動還是會喘,預計一個月後會再來照電腦斷層,比較一下之前的狀況,她已經逐漸復原,但能百分之百復原嗎?這個我們不知道,但我相信我的病人,在日常生活絕對沒問題,可能在運動上肺活量會下降。肺只要發炎過後就一定會有受損,一般肺炎也會,
 

答:一般肺炎都是細菌性的肺炎,只有小孩子會有病毒性的肺炎。而這次新型冠狀病毒,我們知道沒有特效藥,但一開始肺炎那麼厲害,我們臨床醫生不放心,會給她預防性抗生素,不要病人在肺部浸潤那麼厲害的時候,還有細菌趁虛而入,這是打個預防的,並不是抗生素對新型冠狀病毒有效。

 

87295905_891580067977167_7018701023862587392_n.jpg

河南通許縣人民醫院新冠肺炎治療痊癒出院完整報導(含四個病例說明)
(摘要)河南省目前累積確診病例1,262人,為湖北及廣州之後的第三重災區,通許縣人民醫院為全河南省第一家治癒全部接收到新冠肺炎病人的醫院,平均療程最短,而使用「中醫治療、西醫檢測」的治療方式,*沒有後遺症,*治療成本低廉,受到河南省政府及國家衛生健康主管機構的高度關注。
 
目前政策不准跨區治療,通許縣人民醫院尚未接收到新的新冠肺炎病人,但是,我們非常希望能把我們的中醫治療方法推廣到更多的醫院,救治更多的病人。
 
收治的4例确诊病例以中医药方法为主全部治愈,住院时间为11天至15天。
 
案例一:患者,耿某某,女,38岁,长期在武汉居住。以“咽痛5天,咽痒、咳嗽、发热半天。”主诉:
于2020.01.21日入院,入院体温38.5℃,给予大青龙汤口服,当天晚上体温恢复正常。
2020-01-24日查胸部CT 示双肺多发阴影,给予茯苓四逆汤加泽漆汤,3天后咳嗽明显缓解。
01-25日核酸检测阳性,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
于01-31日及02-02日两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
患者体温正常9天,呼吸道症状明显缓解,肺部CT明显吸收,经市专家会诊后,给予解除隔离出院。

案例二:刘某某,男,39岁,长期武汉居住。以“发热、鼻塞、头晕2天。”主诉:
于2020-01-24 11:42入院。入院体温最高37.3℃,给予葛根汤口服应用。患者反复发热,最高38.2℃,
01-26改为大青龙汤,给予改方为泽漆汤,3天后体温恢复正常。
患者02-01日出现恶心不适,加服小柴胡汤加减,一天后缓解。
02-04患者诉咳嗽、咽痒,调整为苓甘五味薑辛半夏汤加泽漆汤应用,当天咳嗽、咽痒缓解。
02-08日核酸检测阴性及间隔24小时复测核酸检测均为阴性,患者体温正常10天,呼吸道症状明显好转,肺部CT明显吸收,经市专家会诊后,给予解除隔离出院。

案例三:张某,男,38岁,以“咳嗽10天,伴发热半天”为主诉于
2020-01-29 19:22入院。入院体温38.6℃,给予大青龙汤,射干麻黄汤加白术茯苓应用。考虑患者胸部CT有炎症渗出,体温反复,
于01-30射干麻黄汤加白术茯苓改为茯苓四逆泽漆汤。患者思虑过多,睡眠不好于01-30给予酸枣仁汤,之后睡眠正常。
02-05日胸闷加重,体温最高39.2℃,改为射干麻黄汤加麻黄附子细辛汤加石膏凉肺,葶苈子,胆南星等化痰药物,
02-06胸闷明显好转,体温恢复正常。
患者于02-13体温持续6天正常,症状缓解出院,并给予小柴胡汤与酸枣仁汤护肝养肝巩固治疗,经市专家会诊后,给予解除隔离出院。

案例四:张某某,女,49岁,以“发热、乏力4天。”为主诉
于2020-01-30 14:22入院,最高体温37.8℃,给予大青龙汤应用,患者拒绝中药,不按时服药。
02-03日反复发热,最高38.5℃,胸部CT:提示双肺炎症,较入院明显加重。
02-04日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再次动员患者接受中药,给予大青龙汤,茯苓四逆加泽漆汤。
患者02-05体温逐渐变为低热, 随后患者体温逐渐正常,症状缓解,复查胸部CT炎症逐渐吸收。
患者于02-15与02-17两次核酸检测均阴性,患者连续9天体温正常,症状缓解,02-15日胸部CT双肺炎症明显吸收,经市专家会诊后,给予解除隔离出院。
http://andylee.pro/wp/?p=7465
 

流行病学调查(再次?)证明无症状传染可能性
=>没症状的人也不要随便碰 

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对德国126名由武汉归国人员的调查发现:
1.光靠有无症状筛查病毒感染者效果有限
2.不发烧、没有任何症状或只是轻症的感染者可能作为病毒传染的载体

德国采取的筛查及治疗流程见附图
简单翻译:
2/1       一组人(主要是德国人)按计划被撤回德国法兰克福

            在他们回国前
            -隔离14天(新型冠状病毒的潜伏上限)
            -观察症状和临床反应

->126名乘客登机(由德国空军驾驶)
                              
                                2名乘客和一名感染者有密切接触

飞行中10名乘客被隔离  ——   6名乘客被发现有症状出现(视作有临床症状)
                                                2名乘客的家属由于感染或者其他症状(如怀孕)
                                                被隔离

下飞机以后这10名乘客被转至法兰克福大学附属医院
                      |
        所有10名乘客检测结果是阴性

->剩下116名乘客(5个月-68岁, 23名儿童)被转至法兰克福机场医疗检测中心
     -询问有无发烧,疲乏,咽痛,咳嗽,流涕,肌肉酸痛和腹泻症状
    从鼻喉观察有无感染症状       
     -检查体温

-其中有一名乘客温度38.4°,有呼吸困难和咳嗽症状
         -经检查结果为阴性
              
     -对剩下的115名乘客进行咽拭子测试
(然而只有114个人接受了测试,有一个怪胎并不想被检测)

-进传染病中心进行观察
2名乘客测出阳性(确诊)-有一名病人有轻度皮疹和轻度咽炎
                                          -2个病人在登陆的7天中都没有发热
王福生等在Lancet Respir Med发表的COVID-19病理剖检的case report
1. 这个患者1月21日(Day 8)开始发热39度,
22日(Day 9)确诊随后入院治疗,其接受了抗病毒治疗(重组干扰素α2b+克力芝)+泼尼松激素治疗(0.4g)。
第二日(Day 10)病人即退烧。但是呼吸困难的临床表现却继续发生。胸片显示双肺弥漫性浸润。剖检显示双肺叶弥漫性肺泡损伤伴纤维粘液样分泌物。右肺更严重,肺塌陷和透明膜形成提示ARDS;左肺肺水肿,透明膜形成,肯定了ARDS。
同时,肺泡内可见多形核细胞,有典型的间质性肺炎表现,但是没有查到病毒包涵体。这些病理特点和SARS及MERS十分相似。

2. 患者拒绝呼吸机,因此应用HFNC。
而后(Day 14)血氧饱和度从96%迅速降低到60%,病人发生心脏骤停而后去世。
 
猜想病人发生心脏骤停可能是由于缺氧和酸中毒引起的水和电解质紊乱引起的。
而Day 14血PH 7.27,碱剩余-9.1,氯109.3,纠正低钾后钾勉强达到3.5,且病理结果显示没有直接的病毒心肌损害,验证了我这种猜想。所以继发性低钾可能是致命的直接原因。

3. 患者不愿意接受呼吸机治疗,这可能是引发死亡的一个重要原因,其在Day 12后可能迅速发展成急性呼衰,Day 14发生呼吸性酸中毒,从而引起了后续的病理生理变化。
4. . . . . . . 
 
早期使用糖皮质激素治疗并没有降低CD8 T细胞的细胞毒性。因此糖皮质激素的指征需要引起格外注意。

*5. 退烧是应用激素后的一个假象,很多人觉得退烧是转好的表现,但这个病人在退烧后,其急性肺损伤(ALI)却在迅速加剧并迅速发生成为ARDS,病理剖检可以确认这一点。所以退烧后一定要继续监测肺功能。

虽然这只是一个病例,尚无代表性,但是这例病例提供了一些值得格外注意的临床信息,这和之前在朋友圈看到的一线临床医生的治疗经验总结有不少相似之处。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真实的临床处置和读文献看临床研究还是有极大差异的,
 
原題:《藏在新冠患者舌頭裏面的秘密,告訴你新冠病毒最喜歡哪一類人》
作者:文泉傑   
 

2020-2-18 

来源:广州日报

钟南山院士:西药在实验室对新冠病毒有效,但是相当多西药在进入人体后无效,
中药则不一样. . . . . . 中药已经在新冠肺炎临床治疗常用,中药的使用后显示能减少病毒进入细胞,减轻炎症症状,这可以给中药使用提供一些证据。我很重视中药的作用. . . . . 中药是可以放心用的。
 
@中医诵明书院
30位患者接受纯中医治疗,广州中医交出了一份喜人“中医成绩”!
中医差在没有机会入场!

a019.jpg

                                                                                                                                                                        
 
            
甘肃刘维忠  (前甘肅省衛生廳廳長,  推動中医特色的甘肅醫改)
甘肃省新冠病毒肺炎从一级响应降为三级,生产活动恢复。中医药就是新冠肺炎特效药,甘肃省新冠肺炎91例,治愈74例,治愈率超过80%。 ​​​​
@罗大伦:中医普及,真的是日积月累的,平时润物细无声,最终会显示出力量。甘肃治愈率全国第一,功夫在平时。有个重视中医药的领导,老百姓最终受益!反观湖北,一声叹息。
(註: 截至2月15日治癒率: 湖北(8.98%)